《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59章 家人都在解渴止饞難

    +

    荷花見到龙小寶后,心肝里仿佛塞了一秒記住

    一面大鼓,撲通撲通的敲個不停。眼角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龙小寶的裤檔,發現那里鼓起來一個大包,她的心里就更加的亂了。從自己的男人二蛋子出事到現在,她一次也沒有做過那事。以前不懂其中樂趣的時候,倒也能過。可自從被龙小寶給破了身子以后,荷花幾乎天天想,夜夜盼的。她有時候恨不得敲開二蛋子的腦瓜子,把男人和女人弄這事的方法告訴二蛋子骑女人和骑馬兩碼事,要用男人撒尿的玩意往自己撒尿的地方捅咧。捅进去,捅得越深就越舒服咧。

    可惜,二蛋子這個缺心眼的貨,不管自己咋暗示開導就是不上道。前天晚上的時候,二蛋子突然要骑馬,荷花本來還以為二蛋子還是老一套。哪知道這狗日的竟然知道脱了自己的裤,然后往自己那個地方摸。這三摸兩不摸的就把自己給摸出來感覺。荷花小聲叫著笑著:“二蛋子不傻咧!二蛋子知道疼媳婦咧!二蛋子知道咋讓他媳婦舒服咧!”

    “咱娘說了,媳婦不但要骑,還得往里捅咧!”二蛋子傻笑著抽出手,把那明晃晃沾著粘液的東西給塞到嘴里唆了起來,“真鸡吧臊,難吃得要死!”二蛋子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他隨即就用他還縫著線,帶著皮管子的那玩意往荷花那里塞,塞了半天沒塞进去。

    “你這里的縫咋這么小咧?”二蛋子有些不耐煩的用手指往里一捅,就聽見荷花啊啊的大叫了起來。他還以為自己捅疼了荷花。“荷花,你咋了,是不是捅疼你咧!”

    “別停手,二蛋子,荷花求你咧。求你別停,繼續快點捅!”荷花抓著二蛋子的手脖子,苦苦求著二蛋子的手指繼續往里捅。看這樣子恨不得把二蛋子的正個胳膊都捅进去。

    二蛋子沒想到,女人這里的奧妙這么大,眼看著一條窄窄的縫,不但摸一摸就滑不溜秋的,用手指捅进去,竟然還會噗嗤噗嗤得出水。就仿佛在小南河的淤泥里掏泥鰍一般,噗嗤噗嗤得別提多好玩了。“可為啥荷花咋叫成這樣咧?難道是疼得受不了?”二蛋子搞不懂這些東西,他有些心疼荷花了。可當他剛想抽出手指,就見荷花咬牙切齒不依了起來:“狗日的,你敢把手抽出來,俺明天就回娘家!”

    “這女人真是奇怪的家伙,明明疼得都流水了,還讓自己往里捅,想不明白!”二蛋子就這樣用手捅了荷花大半個小時,當荷花挺著腰身子哆嗦成一團的時候,她才讓二蛋子把手給抽了出來。

    自從被二蛋子給用手指弄了以后,荷花就徹底迷上了這件事。雖然靠二蛋子的手指不能讓自己真正的得到舒服,但多少能緩解一點。二蛋子又試了好幾次,自己的那玩意始終塞不到媳婦荷花的那里邊去。他自己覺得是不是他娘騙了他,手指能塞进去,鸡吧疲得和面條一個樣,能捅进去才怪咧。從那以后,二蛋子每天晚上都要做一件事,骑在媳婦荷花的身上用手指往她那里捅。

    這假東西始終比不得真玩意,剛開始弄幾次還行。可越到最后,荷花就越想真枪實刀的弄。回想回想龙小寶弄自己的時候,那種舒服到骨子里的快樂,是任何東西都替代不了的。荷花要不是礙于臉皮薄,肯定就跑到龙小寶的果園子里找他了。如今在這里遇見了龙小寶,荷花是又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看到了龙小寶,難過的事,家里公公和婆婆都在,就連她沒用的男人二蛋子也站在龙小寶的后邊。看來今天想止渴解饞,是沒戲了。

    “荷花,你干啥咧?趕紧去給俺做飯去,俺肚子都餓扁了!”二蛋子沖著呆呆發愣的荷花瞪了一眼,隨即他又鉆回屋里睡覺去了。

    偌大的一個院里,就荷花和龙小寶兩人。龙小寶大著膽子的沖著荷花招手。荷花嚇得一缩脖子,連忙搖頭。她用手指了指自己身后去屋里睡覺的二蛋子,又用手指了指王富貴和田秀花的屋里。

    “你害怕啥咧?二蛋子去屋里睡覺了,就你那個傻男人,估計現在都睡著了,沒一個鐘頭醒不來咧;你公公和你婆婆剛弄完那事,身子骨疲著咧!”龙小寶小聲說著話,一步步的逼近了荷花。荷花嚇得往后退。當她退到了門板上無路可退的時候。龙小寶上前一步,拉著荷花的手就把她給拽到了自己的懷里。還沒等荷花開口,他的兩只手就從荷花的衣領里伸了进去,一秒記住

    捉住荷花那兩只飽滿的乃子用力的揉了起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