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58章 彈盡糧絕不怕不從

    +

    二蛋子是憋急了,一竄进茅廁就唰唰的往外滋滋的放水。他見龙小寶进來了,嚇得剛想把那家伙給收进去,免得被龙小寶給看見。可由于還沒放干凈水,他這往裤里一收,頓時澆了他一裤子。二蛋子一咧嘴,小聲的罵道:“狗日的,咋又尿/裤了!”

    龙小寶暗自驚奇,沒想到這狗日的二蛋子家伙乖先进咧,鸡吧上竟然還耷拉著小皮管,不用問,這小皮管準是用來放水用的。“二蛋子啊,你這玩意咋還沒好利索?上邊還縫著線,撒泡尿還的用皮管子咧?”

    二蛋子見龙小寶揭自己的老底,臉上頓時青一片白一片的,他訕訕笑著說:“都好利索了,就是這幾天忙,還沒來得及拆線!”二蛋子為了證明他那里已經好透徹了,特意掏了出來,在龙小寶面前晃悠著。

    龙小寶看得暗自偷笑:“這個傻貨,就他這玩意晃悠一下就仿佛要斷成兩截了,還他娘的敢說好利索了,真是個缺心眼的錘子!”“喲,可不是咧!看這樣子,你又能天天骑你媳婦荷花了!”龙小寶在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了二蛋子的媳婦荷花,那個水靈的被自己破了瓜的小媳婦,那種美妙的滋味讓他有些心猿意馬了。裤檔里頓時支起了帳篷。

    二蛋子聽了一咧嘴,撓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小寶哥,俺聽俺娘說,這媳婦不能光骑,還得用鸡吧往她那里捅!”二蛋子說著話的功夫,一挺腰,做了一個不太規范標準的动作,引得他的那玩意帶动著皮管子,扯得一陣陣的疼。二蛋子齜牙咧嘴,腦門子上冒出了汗。

    “二蛋子啊,你懂得可真不少,這幾天你捅過你媳婦沒?”龙小寶慢悠悠的掏出他的大驢玩意,唰唰的放  +  著水。二蛋子看了嚇得一跳:“小寶哥,你這驢玩意都變成鋼筋了,可以捅女人咧!”二蛋子看得一臉的羨慕,隨即有些落寞的說,“俺的不行咧,前天試了一夜,用手撑著荷花的那里往里塞都塞不进去,可能俺這皮管子還沒拆的事。”

    龙小寶聽了暗自發笑,但卻不點破,他一秒記住

    心里琢磨著:“看樣子,這幾天,荷花被二蛋子這個突然開竅的傻貨給撩撥得不輕,肯定想弄那事了!”

    兩人在茅廁里放完水,就前后腳的出來了。正在這個時候,屋里又傳來王富貴的愈發激烈的喘氣聲:“啊,你個狗日的田秀花,夹得俺舒服得想出來了!”說著話的功夫,就聽見屋里沒了动靜。

    “哎,二蛋子他爹,你這些天咋出來的一次比一次快,俺下邊剛有动靜,你就熄火了,真不是個爺們!”過了一會的功夫,屋里又傳來田秀花不高興的埋怨聲。

    “這弄得時間還不長啊,俺沒記錯的話,昨天弄了三分鐘,今天都快五分鐘咧,你個狗日的娘們是個大肚子漢,咋喂也喂不飽!”王富貴還不服氣,提高聲音為自己分辨。

    田秀花一聽,就惱了:“你個狗日的沒本事喂飽俺,還說俺是個大肚子漢,惹老娘急了,老娘出去找漢子!隨便找個漢子被弄一炮都比你弄得舒服得多!”

    王富貴怕老婆,見田秀花發火了。他頓時沒了脾氣,屋里又陷入到一片寂靜當中。又過了一會,屋里傳來田秀花的聲音:“二蛋子他爹,咱給二蛋子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錢,眼下連買菜的錢都沒有了,這日子可咋過咧?”

    “咱家的小賣鋪一天不還进賬百十塊咧,咋會沒有買菜的錢?”王富貴聽了覺得有些稀罕。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上次进的那批貨是賒欠人家的,昨天人家剛過來收完賬,沒剩下一點錢咧!”田秀花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狗日的,都怨你狗日的,要不是你提議讓二蛋子进山打狼,他也不會鬧出這樣的事來!”王富貴劈頭蓋腦的沖著田秀花一陣嚎。

    “嘿嘿,有門,這事有門咧!”龙小寶聽到這里,突然感覺到他今天算是來對了,說不定黄桂枝的事情他能辦成!這眼看著就彈盡糧絕斷了頓,不怕他狗日的王富貴不從自己咧!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旁邊房間的門一開,紧接著就看到荷花從里邊出來。看樣子是剛剛睡醒,齊腰長的頭發松散的批在肩膀上。穿著的低領汗衫沒抻平展,皺皺的上卷著,露出了一點白嫩的肚皮。領口敞開著,看樣子沒戴罩子,那一對飽滿的乃子在汗衫里邊活躍的跳著舞,很明顯的兩個凸點印了出來。

    “喲,你咋來了?”荷花一抬頭就看到龙小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看,她的臉頓時羞紅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