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4章 對支書家的閨女動壞心

    送走田秀花,龙小寶突然感覺自己那里火辣辣的疼,竄回小木屋脱裤子一看,原來有些紅腫還有點破皮。“狗日的,看來還得多加鍛煉哦,這皮還嫩著咧,等多弄幾個女人,磨出老繭子后那它就無敵了!”龙小寶擺弄著瞅了好大一會,這才嘟嘟囔囔的重新提上裤子。

    點上一根煙,龙小寶無所事事的在屋里溜達,就連平常最爱的《周易算經》和那本畫冊,龙小寶都懶得翻。他在想田秀花走的時候,給他說的話。“要真是能在村部干事也算有點出息,要是看一輩子果園,還真是有點白瞎這個人了!”龙小寶對著鏡子瞅了半晌,然后喃喃自語的說,“帥,真他妈的帥,再加上老子也是有文憑的人,好歹是縣一高肄業,不在村部干點事情,那可就是白活了!”

    龙小寶雖然平日里不務正業,可好瓜子卻靈光得很。如今被田秀花這么一點撥,他立刻頓悟了。托著腮幫子想了半晌,也沒想出個頭頭腦腦來,索性不想了。外邊的雨早就停了,原本還有積水的果園子現在更是哪里都是水。果樹趟里的菜地都給雨水淹沒了,只露出個綠油油的尖尖來,仿佛戴了頂綠帽子。

    這可是耽誤不得的大事,要是雨水泡久了,這些菜可就全白瞎了。龙小寶雖然平日懶惰,但也分得清輕重緩急,于是他拿著鐵鍬開始挖地溝往外排水。挖了半天,總算挖了兩條一尺深的地溝,看著積水嘩嘩的往外排著,龙小寶的心里輕松了很多。

    正在這個時候,龙老蔫阴沉著臉過來了,也不知道是誰惹到了他。當龙老蔫看到拄著鐵锨,兩腿都是泥的龙小寶,又看了一旁嘩嘩流著水的地溝,臉色這才好轉了點。

    “有煙沒?”龙老蔫沒說話,先張口要煙。

    “干爹,你說啥?煙?沒有!”龙小寶抽煙都是背著干爹和干娘偷偷的抽,這要是讓他干爹和干娘知道他偷抽煙,指不定怎么數落他咧。

    龙老蔫眼珠子一瞪:“狗日的,學會說瞎話了,嘴巴上滿嘴的煙味,拿來!”別看龙老蔫平日里蔫不啦嘰的,可心里卻精細著咧一秒記住  。

    龙小寶聽了一咧嘴,沒辦法,只得從小木屋里把田秀花給他的那盒十渠煙拿了出來。龙小寶抽了快大半盒了,里邊就剩下四五根。

    “狗日的,還抽上十渠了,比你干爹強,你干爹才抽五渠!”龙老蔫毫不客氣的抽出一根煙點上,隨后把剩下的煙葉裝到口袋里了。

    “昨天去給二蛋子付禮,人家送的!”龙小寶沒說實話,他那一盒十渠還在被褥下邊藏著咧。

    龙老蔫一皺眉,剛想問付禮的錢從哪里來的,可當他看到龙小寶那嘴唇上青青的絨毛的時候,龙小寶突然意識到,孩子長大了,就該有點自己的空間了。于是他就沒提這茬。

    “來,小寶,陪干爹抽一根!”龙老蔫又抽出一根煙遞給龙小寶,龙小寶起初不敢接,可看到龙老蔫并沒有責怪他的意思,于是就接了過來點上。一時間,爺倆陷入了沉默,只顧蹲在地上悶頭抽煙。眼看著一根煙都快抽完了,龙老蔫突然嘆了口氣。

    “干爹,你不是趕集了?看這面色,咋這么不高興咧?是不是誰欺負你了?俺給你出氣去!”龙小寶眼眉立刻立了起來。

    龙老蔫在龙王莊一向老實,龙小寶小的時候,總是見他干爹受欺負。所以當龙小寶長大后,就變得心狠手狠,打架不要命。上一年,龙老蔫自己一人推著架子車去鄰村清河灣賣蘋果,接過被村里的一個地痞給欺負了,不但買了十斤蘋果不給錢,還訛詐龙老蔫缺斤短兩,反而把龙老蔫的秤給撅了。龙老蔫回到家給馬菊芳這般一訴苦,龙小寶聽了二話沒說,拎著一把斧頭就去了清河灣。尋到了這家地痞,踹開大門,照著這個地痞掄頭就是一斧子,嚇得這個地痞哭爹叫娘的趕紧往外跑。龙小寶提著斧頭在后邊紧攆不放。到最后,這個地痞嚇得跪地求饒,賠了龙小寶一桿新秤不說,還又多掏了一百塊錢的蘋果錢。龙小寶這才饒了這個貨。從那以后,龙小寶的名聲就在十里八村給傳開了。都說龙小寶這個貨也不是個好東西,小小年紀,竟然敢提斧子砍人。

    龙老蔫見龙小寶齜牙咧嘴的模樣,就連忙說道:“狗日的,你可別給干爹惹事啊,現在沒人敢欺負干爹,干爹就是覺得憋屈!”

    &nbs一秒記住  p;  “咋了,干爹!”

    “哎,馬建国那狗日的閨女馬小妮考上大學了!”龙老蔫把煙屁/股給重重的摁在泥里,重重的吐出口氣。

    龙小寶聽干爹這么一說,立刻就明白了咋回事。想當初,龙老蔫之所以下那么大的功夫花錢給龙小寶買上縣一高,就是指望著龙小寶將來能考上個大學,混個出息。哪曾想,龙小寶卻中途被開除了。

    “干爹,俺當是啥事咧!不就是考上大學咧,有啥了不起的!聽說現在大學生都不包分配工作咧!”龙小寶聽了,心里也酸溜溜的。龙小寶其實一直喜歡馬小妮,這種感覺不知道從啥時候開始有的,特別是在上縣一高的那兩年,一天看不到馬小妮,龙小寶就吃飯沒精神。當他聽到馬小妮考上大學的消息后,他的心“唰”得徹底涼了。這下他們兩人是徹底不可能了。

    “妈妈的,這下,老子俊俏的媳婦丟了,本來還想日個村支書家的閨女,當馬建国這老色/皮家的女婿咧!”龙小寶抓著腦袋,滿肚子的氣。

    “狗日的,就憑你這個德行,你還對支書家的閨女动壞心思咧,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龙老蔫聽了龙小寶的話,撲哧一聲樂了,“沒工夫和你閑扯蛋,走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