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56章 憋著勁要三胎

    +

    黄桂枝惦記著家里的三個娃,她來的時候是趁著三個娃睡著的時候才過來的。由于娃兒還小,所以她不能離開太長的時間。再加上山里的晚上露水重,小風一吹,冷得兩人渾身起鸡皮疙瘩。所以黄桂枝匆匆穿了衣服,就下山了。由于被龙小寶給干了那么長的時間,站起來一邁腳,她又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嫂子,你咋了?”龙小寶不知道咋回事,還以為黄桂枝氣得急火攻心咧。

    “還不都是你的那東西,搗得嫂子的沒有一點力氣了!”黄桂枝嬌嗔的白了龙小寶一眼,“小寶呀,無論事辦成辦不成,嫂子都得謝謝你。不為別的,就為今天晚上你能讓嫂子尿了五次!”黄桂枝推開龙小寶,顫顫悠悠的下了山。

    龙小寶一直目送著黄桂枝,等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的時候。龙小寶這才回到了他的小木屋。他剛躺下準備睡覺,可脊梁剛一沾被褥,他就又火燒火燎的坐了起來。用鏡子對好角度照著自己的脊梁。當他看到他的后脊梁被黄桂枝抓得都是血印子的時候,龙小寶不由得罵出了聲:“狗日的,你舒服就舒服,抓老子背干啥?”

    沒辦法,龙小寶只得趴在床上睡。由于惦記著黄桂枝托給自己的事,龙小寶一夜都沒睡踏實。他一個接一個的做著夢,一會夢到趙老四因為不交罰款被馬建国和王富貴給弄到了鄉派出所,一會又夢到黄桂枝因為拒絕結扎而被王大孬帶著一幫子人給逼得跳了小南河。

    “哎呀,俺的娘啊,嚇死老子了!”龙小寶從夢中被嚇醒,他一骨碌身坐了起來,用手一摸腦門子,全是汗。看了看天,天已經亮了。再睡也睡不著了,龙小寶干脆起來了。

    今天的天著實有點奇怪,雖然是天晴得很好,但卻讓人感到無比的憋悶。今天的太阳也著實有點反常,紅彤彤的仿佛血染了一般,太阳的邊緣地方還有著兩道黑色的圓圈,仿佛給太阳鑲了兩道黑邊一般,透著無比的詭異。龙小寶掐著手指算了算,隨即喃喃自語的說道:“這可是大兇之兆來,這幾天村里保準有血光之災咧!就是不知道是誰倒霉碰倒這種晦氣的事情!”

    龙小寶洗漱完畢后,就下了山。由于他有事情要辦,所以就沒回家。他匆匆的趕到了村里李二麻子的早點鋪。這一大早,他的早點鋪門前就排了一大溜的隊伍。而李二麻子正站在一口大油鍋前邊,一邊擦著汗一邊炸著油條。肥油油的臉上掛著滿足的笑。

    在龙王莊,出了兩大壟斷行業,一是李麻子的小門診部,祖傳兽醫,再加上半吊子的外出进修,這在龙王莊是蝎子拉屎——獨一份;再一個就是李二麻子的這個早點鋪。李二麻子的這個早點鋪也是祖傳的手藝,炸得一手好油條,做得一手好胡辣湯。

    李二麻子炸的油條是外表金黄油酥,里邊是松软可口,吃一口能讓人咬了舌;他做得胡辣湯,更是一絕。據說是他爺爺的爺爺去逍遙鎮偷師十年才偷得一張秘方。李二麻子常常自吹他家的胡辣湯是正宗的逍遙鎮胡辣湯。正宗不正宗的龙王莊的村民喝不出來,但他家的胡辣湯牛肉多,味道獨特。讓人喝上一口,就渾身舒服得冒汗,喝了一碗還想喝第二碗卻是一個事實。

    有羨慕李二麻子家早點鋪生意的好的村民放出風來亂嚼舌根,說他家的油條之所以炸得金黄,里邊又松软可口,是因為里邊摻了不少的化肥;而他家的胡辣湯之所以讓人喝了上癮,是因為他在里邊加了大煙殼。這事讓李二麻子掃到了耳朵眼里,他拎著笊籬整整罵了三道街。謠言在龙王莊傳得很快,但卻似乎對他家的生意沒有啥影響。每次來喝胡辣湯吃油條,都要排二里多長的隊。

    李麻子和李二麻子雖然他們的外號聽起來都差不多,但兩

    人卻沒有半毛錢的關系,至于血緣關系更是筷子打飛機——八竿子打不著。李二麻子的麻子是從娘胎里帶出來的,而李麻子的麻子則是后天出青春痘臊疙瘩出的。兩人的名字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卻是風馬牛不相及。

    龙小寶來到了李二麻子的早點鋪,他看了看前邊已經排了那么長的隊,他一撇嘴。當他心里正猶豫是否要排隊的時候。就見李二麻子熱情的沖著龙小寶打著招呼:“喲,小寶兄弟,有日子沒見著你了!”

    “是啊,最近事情比較多!”龙小寶見李二麻子和他說話,他自然不能不理。

    “這一當干部,肯定要忙咧!你吃早點嗎?趕紧往里邊坐,這邊還有個空位!”李二麻子討好龙小寶一般的把他給讓到了一個空位上,隨即把剛出鍋的油條給龙小寶來上兩根,又給他盛了一大 。碗胡辣湯,胡辣湯里漂了一層的牛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二麻子是在巴結龙小寶咧。那些排隊的村民不干了,一個個吵吵嚷嚷,臉上帶著不滿:“狗日的,李二麻子唱得這是哪一出啊,咋舔龙小寶的腚溝咧?”

    “李二麻子生了兩個丫頭片子,聽說天天晚上憋著勁要三胎咧,看這狗日的準是想巴結巴結龙小寶,好弄個準生證咧!”有反應快的村民,一看李二麻子孫子一般的對著龙小寶笑,就啥都明白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