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54章 孫猴子變把戲花樣多

    +

    龙小寶沒想到黄桂枝竟然這么主动。不愧是從深圳大地方出來的小姐,那小舌靈巧得仿佛一條泥鰍一般順著龙小寶的嘴縫就鉆了进去。龙小寶咬著牙死活不讓黄桂枝的舌往里邊鉆,哪知道黄桂枝的技巧真是十足,她嬌小的鼻尖輕輕往上一頂,正好堵住了龙小寶的兩個鼻孔,還沒一分鐘的功夫,龙小寶就悶得出不來氣了,剛一張嘴出氣,就被黄桂枝的舌給鉆了进去。一鉆进龙小寶的嘴里,黄桂枝的舌就仿佛魚兒見到了水,越發得靈巧起來,一會的掃著龙小寶的上顎,一會追逐糾缠著龙小寶的舌。三弄兩不弄,就勾起了龙小寶心里的那一團火。

    黄桂枝今天前來明顯做了充足的準備,喷了足足濃濃的香水,喷喷的香味直往龙小寶的鼻孔里鉆。衣服也是穿得極為的暴露,低領的連衣裙不但露出了白/花花的茹溝,而且她的連衣裙背后還有一個大大的開叉,手輕而易舉的就摸到了她光潔的背,滑滑得仿佛涂了一層石膏粉一般。

    黄桂枝雖然沒有辦法和艾香媲美,但她在龙王莊也數得著俊俏的女人了。更何況她還是從大地方過來的小姐,這一主动勾搭,頓時讓龙小寶喪失了理智。他  +  虎吼一聲,搂著黄桂枝就把她壓倒在草叢里。剛想撩黄桂枝的裙子,可就在這個時候,黄桂枝突然雙手捂住了裙子,兩腿夹得梆紧。

    “小寶兄弟,你答應幫嫂子俺說話了嗎?”黄桂枝此時此刻兩只俊俏的丹鳳眼里露出了冷靜的光。

    龙小寶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小看了黄桂枝這個娘們,這個娘們不簡單咧,典型的不見兔子不撒鷹。龙小寶略微思考了一下,頓時有了注意,他一把拿開黄桂枝的手,一邊撩她的裙子,一邊壞笑著說:“不答應你,俺敢撩嫂子你的裙子?”

    “你個瓜娃子,心眼倒不少!”黄桂枝放下心來,兩手離開了裙子,“小寶兄弟,你是不是還沒弄過女人咧?”

    “沒有,俺還是個瓜娃子咧!”龙小寶扒下黄桂枝的連衣裙。黄桂枝連罩子都沒有戴,看來她早就做好了思想準備。一對不太大但很結實的乃子蹦跳了出來,乃頭由于生過三個孩子的原因,已經有黑得有些發紫了。她的乃子頂端的櫻桃很小,小如黄豆而且深陷。龙小寶用手指輕輕的來回的撥弄著,漸漸那兩顆黑紫的櫻桃凸了出來。龙小寶大嘴一張,叼住一顆就吱吱哇哇的吃了起來。

    “小寶,你真是個瓜娃子,沒嘗過女人嗎?”黄桂枝一開始還忍得住,可隨著龙小寶頗有技巧的吃乃,她竟然忍不住的哼唧起來,“狗日的,比俺男人還會玩咧!”

    “俺真的還沒碰過女人咧,這接下來咋弄咧?”龙小寶壞笑的用牙狠狠的一咬黄桂枝的乃子。引得黄桂枝啊啊的叫個不停。

    “用你那玩意往嫂子這里邊捅!”黄桂枝用手去扯龙小寶的裤子,當她碰觸到龙小寶里邊的那玩意的時候,嚇得手一哆嗦:“俺的娘啊,小寶,你這家伙是天生的嗎?咋大得嚇人?俺不敢讓你弄咧,一會再把俺的腸子給弄出來!”黄桂枝確實害怕了,她掙扎要要起來。趙老四的那玩意足足比龙小寶的小了一大截。和龙小寶的這玩意比起來,她男人的就仿佛是沒發育成熟的小蝌蚪一般。這家伙要是捅进去,非得捅出血不可。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龙小寶還哪里能遂她的意。粗魯的去扯黄桂枝的裤/衩子。黄桂枝嚇得趕紧用手提著,死活不肯了。龙小寶一急,咔嚓咔 。嚓,就把她那一小片布給扯破成兩半。

    “別动啊,嫂子,你看你都尿成啥樣了?”撥開濃密的雜草,龙小寶用手指輕輕的在黄桂枝的那兩片簾子上一摸,黄桂枝頓時忍不住的哆嗦起來。輕輕的挺起那玩意在黄桂枝的溝縫处慢慢的敲打擠壓著,慢慢的門簾子被擠開,隨即龙小寶腰一用力,噗嗤就闖了进去。

    “小寶,疼啊,別再往里了,再往里,嫂子的身子都咧開兩瓣了!”黄桂枝尖叫著喊著,“俺生了三個娃了,還受不了你這東西,你往后要是娶個黄花大閨女,你非得把人家給禍害死!”黄桂枝真是感覺到那里又痛又胀,還夹雜著一絲的酥麻。這種感覺是她從來沒經歷過的。在認識趙老四之前,她是個小姐。遇到過的男人不計其數,其中不乏家伙大的,但和龙小寶的一比,根本就沒法比。并且這個狗日的說自己是瓜娃子,可她卻感覺到龙小寶仿佛對女人很了解一般,那大玩意弄进去,忽而三次深三次淺,忽而九次深九次淺,忽而把自己的腿扛在肩膀,直上直下的搗,忽而兩手抱著自己的腚拼命的往里鉆。

    “小寶啊,你狗日的真是孫猴子變把戲——花樣多咧!比俺男人會玩多了,嫂子不行了!”在這荒山野嶺的,黄桂枝身体里的放/荡被龙小寶給一絲一絲的撩撥起來,她沉寂多年的心臟在這一刻異常的興奮起來,扯著嗓門,叫破喉嚨,這個時候,她把一切都拋到腦后,有的只是紧紧的搂著龙小寶的腰,配合著他盡情的扭动著……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