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50章 老爺們種啥女人地里長

    +

    足足能有十幾個人魚貫进入到趙老四家的院子。王大孬很有經驗的一擺手,這些村治安隊的隊員都一個個訓練有素的貼著墻根蹲了下來待命。

    “支書、村長,接下來該咋弄?”王大孬湊到馬建国和王富貴跟前請示著下一步的行动。他捋胳膊挽袖子的,一副準備要动手綁人的模樣,“要不咱們直接进去抓了這一對狗男女?”

    “小寶,你看該咋辦?”馬建国和王富貴想了想,又把這個問題拋給了龙小寶。因為他們都覺得龙小寶這狗日的腦瓜子轉得快,點子多。

    龙小寶撓著腦袋想了想問王大孬:“大孬,你確定屋里就是趙老四和黄桂枝嗎?”

    “這個俺不敢確定!”王大孬實話實說。

    “要不咱們先過去聽聽墻根,等確定是他們的話,咱們再动手抓人不遲!”別看龙小寶年紀小,可做事想得就是周到。

    王富貴聽了連連點頭:“這狗日的有兩把刷子,做事心細著咧!”就連一點都看不慣龙小寶的馬建国也暗地里點了點頭:“這個龙小寶做事滴水不露!”

    龙小寶見支書和村長都同意了,于是他就主动的提出來去聽墻根。王大孬對聽墻根這種事情很感興趣,于是他也自告奮勇的前往。兩個人一前一后,貓著腰,小心翼翼的往那有光亮的的西屋摸去。摸到了窗戶根前,兩人隨即悄悄的蹲了下來。先把耳朵貼著墻聽了聽。起初屋里沒有动靜,可還沒有一會,就聽見屋里傳來一個女人的有些惱怒的聲音:“趙老四,你想干啥咧?一天都弄了多少次了,你不嫌煩啊?”

    “煩?生不出兒子才煩呢,俺一天日你這么多次,還沒給你種上種咧!俺得加把勁了!”屋里傳來趙老四略微有些惱怒的聲音,隨即就又聽到他說,“你狗日的,把腿給岔開啊,夹這么紧,俺咋日你?”

    “哎,你慢點,先用手摸摸再往里捅,這下邊干得要死,你捅得俺這里火燎的疼!”屋里傳來黄桂枝的抱怨聲。

    “噗,噗,噗!”屋里想起了趙老四吐唾沫的聲音,隨即就聽見趙老四說:“用手撑開你的臊逼,讓俺往里邊吐點唾沫,這樣就不疼了!”

    “狗日的,你還真會玩,要是讓村里的人知道,肯定會笑話死你!”黄桂枝說話的功夫,突然叫了起來,“呀,你慢點,慢點,人家有點難受了!”可能是由于趙老四在吐唾沫的時候,胡茬扎住了黄桂枝的那敏感的地方,引得黄桂枝大呼小叫起來。

    王大孬在窗戶根的黑影里聽得心里仿佛長了草一般,他忍不住的揉了揉裤檔,小聲的對龙小寶說:“小寶,這個狗日的黄桂枝就是臊咧,剛叫兩聲,俺下邊就頂裤子咧!”龙小寶嘿嘿的笑了兩聲,并沒有搭茬。

    “狗日的,還在老子面前裝正經!”王大孬趁著龙小寶不注意,用手偷偷的摸了下龙小寶的裤檔。隨即他嘿嘿的笑道,“狗日的,俺還當你是個木頭疙瘩咧,原來你下邊比俺的动靜還大!”

    正當龙小寶和王大孬小聲說話的時候,就聽見屋里傳來黄桂枝的聲音:“老四,俺咋聽到院子里有动靜咧?會不會是进了賊?”

    &n“”看最新章節bsp; 趙老四正在興頭上,鸡吧都捅塞进去半個了,哪還有閑心管那么多。他用力的一挺腰說:“就咱們家這個窮樣子,能招來賊?”

    “啊!啊!你慢點,輕點,頂得人家的心口慌咧!”黄桂枝突然的又叫了起來。這聲音中帶著一絲絲的顫抖。很明顯的是趙老四給弄进去了。

    “桂枝啊,你這里邊真是個寶,俺一进去,鸡吧就迷路咧。夹得俺舒服得想死!”趙老四的呼吸明顯的加重很多。啪啪啪的撞擊黄桂枝。

    黄桂枝大呼小叫不斷:“狗日的,你撞得慢點,撞得快了,沒幾下你就又出來了!俺聽人家說,日得久一點才能生兒子咧!”

    “凈鸡吧瞎說,弄這事和種莊稼差不多咧。玉米種播进地里,和快慢早晚有啥關系。播得早了,能長出麥子來?”趙老四的歪理還挺多,他又一轮的啪啪的撞擊。“俺看,關鍵是你的地不行,不是生兒子的地,你就是種再好,也能給你長歪了!”

    黄桂枝聽到趙老四的歪理邪說,不由得有點生氣了,她氣哼哼的說道:“就你會瞎說,咱們不是去縣城看過大夫嗎?人家大夫都說,老爺們種啥女人地里長啥莊稼!生男生女全靠老爺們咧!”正在這個時候,可能是趙老四有幾下戳對了地方,黄桂枝被趙老四給弄的有些舒服了,她哼哼唧唧叫得越發用力了:“啊!啊!這幾下搗得真舒服,繼續啊,快點,用力!”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