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3章 初嘗女人香

    來到小木屋,龙小寶仿佛饞嘴的猴子一般急著摘果樹上的仙桃一般,毛毛躁躁就要去脱田秀花的衣服。哪只田秀花卻拍打開龙小寶的手,白了龙小寶一眼:“兔崽子,先讓嬸子擦擦頭發,頭發都淋雨了!”

    龙小寶臉一紅,悻悻的收回手,急忙給田秀花找干毛巾遞給了田秀花。田秀花接過毛巾沖著龙小寶說:“去把門給反鎖上!”田秀花說完,就把她高高挽起的頭發給解開,頭輕輕一甩,秀發就披散在她的肩頭,還有幾縷調皮的垂在她的乃子前,美妙的卷了幾個卷。田秀花微側著頭,半邊俊俏白皙的臉被垂下來的頭發遮掩著,僅僅露出半邊含羞微紅的臉。龙小寶在一旁看著,心砰砰的跳個不停。

    “兔崽子,看啥咧!”田秀花白了龙小寶一眼。

    “嬸子,你太美了,俺受不了了!”這就好比是一個餓了三四天沒吃飯的乞丐,他面前放著一只香喷喷的烤鴨,哪里還能忍受得了。龙小寶一把抱住田秀花,仿佛將軍在山中搜尋兔子一般,鼻子嗅個不停。伸出粗糙的舌,只是掃了下田秀花的脖頸。田秀花就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狗日的王富貴,啥時候這般對過自己?”田秀花側仰著頭,呼吸急促的說,“小寶啊,你真的是個生瓜蛋子嗎,沒碰過女人嗎?”

    “這還有假,俺還是個雛呢!”龙小寶說著話,熟練的掀開田秀花的衣服,就把腦袋鉆进去了。

    “唔唔唔唔,嬸子不行了,嬸子的腿都站不穩了,嬸子的渾身都快成爛泥了!”田秀花被小寶這樣又揉又捏再加上咬,早就失去了理智。推開龙小寶,飛快的脱了衣服,急匆匆鉆到被窩中。“快點來,快點來,小寶,嬸子的身体今天全是你的,快點上來!”

    眼見著田秀花如此的表情,龙小寶暗自得意:“還是得感謝自己珍藏的那本畫冊,平日無事的對著畫冊實踐,終于用到了,就連田秀花這樣的女人都被自己弄成這樣了!”

    當龙小寶鉆进被窩的時候,田秀花一翻身,把龙小寶給壓在身下,對著龙小寶的嘴就親了上去。滑膩的舌溜进去,仿佛一條蹦跳的魚兒,在龙小寶的嘴里來回的攪拌。龙小寶試著用牙齒輕輕的咂了一下,就感覺到田秀花一陣的哆嗦。

    “瓜娃子啊,你還真懂女人,快點咂,快點!”田秀花的氣息更亂了。

    “嬸子,咋這么多水咧?”龙小寶把手伸到田秀花的下邊掏了一把。

    “還不是你狗日的弄的,快點,快點,嬸子給你舒服!”田秀花當真霸道得厲害,也不管龙小寶是否愿意這樣,一下子就坐了下去。哪知道剛坐下去,就聽見田秀花嗷嗷叫著又起身了。

    “狗日的,差點戳爛我的肚子,村里的人說的全是真的!”田秀花掀開被子,望了一眼,嚇得是心有余悸。這尺寸顯然是無法承受。可最后實在受不了了。田秀花又慢慢的往下坐。先是慢慢的晃动,等漸漸的能承受得了了,田秀花這才放下心來了。這種快要死的感覺是田秀花這一輩子都無法体驗到的,當她扭动身子還不到五分鐘的時候,田秀花就感覺到自己的身体仿佛給水淹沒一般,呼吸越來越困難,身体仿佛餓了七八天沒吃飯一樣,渾身無力。

    “小寶啊,你狗日的,我還當你是瓜娃子咧,你比你富貴叔厲害多了,俺實在是动不了了!”田秀花說完就翻身下來一动不动了。龙小寶哪里肯干,他笨手笨腳的擺放好田秀花,然后笨拙的进入到里邊。這種感覺,這種姿勢才讓龙小寶找到了征服的感覺。

    沖撞,不停的沖撞。年輕有力的身子沖撞著田秀花豐/滿的身軀。

    尖叫,尖叫。田秀花有些后悔了,她還以為龙小寶是個瓜娃子,自己隨便都能收拾得了他。哪知道真應了那句古話:“莫欺少年雛啊!”

    田秀花咬著牙,一連哆嗦了三回,這才把龙小寶給伺候舒服。田秀花隨手用毛巾擦了擦,就下地了。

    “嬸子,咋這么快就走咧!再歇會吧!”龙小寶初嘗這種滋味,自然是有些恋恋不舍,他拽著田秀花的手,不讓她走。

    田秀花白了他一眼,隨即噗嗤笑了:“瓜娃子,舍不得嬸子走?俺這是趁著你富貴叔去支書馬建国家打牌了,偷溜過來的。你放心,以后俺會經常來的!”田秀花說完,主动掀開衣服,然后把龙小寶給搂在懷里,“再給你這個兔崽子咂兩下”

    “嬸子,你等等!”眼看著田秀花扭著水蛇腰出了小木屋,龙小寶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喊住了田秀花.彎腰在果樹趟的菜地里,薅了一大捆蔥,又剜了不少的青菜,用地上的茅草給捆得結結實實的遞給了田秀花:“嬸子,這些菜你拿走吃!”

    “吧嗒!”田秀花一秒記住  的臉撂下來了,她黑著臉罵道,“狗日的,你把我田秀花當成啥了,俺是稀罕你這個人!不是稀罕你的破菜!”說完,田秀花竟然捂著臉哭了起來。

    “嬸子,俺沒別的意思,俺就是想對你好!”龙小寶說完這話,竟然莫名的臉紅了。

    “噗嗤!”田秀花破涕為笑,“好吧,看在你是誠心的,俺就拿走了!你小子真是個機靈鬼,守果園子白瞎你這個人才了,等明天俺讓你富貴叔給你弄個差事干干!”隨后,田秀花扭动著她的水蛇腰走了,只是今天水蛇腰扭得一一秒記住  點都不自然。只有田秀花自己知道,那里仿佛抹了辣椒,火辣辣的疼啊!

    龙小寶聽到田秀花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皮莫名的跳了兩下。也許攀上這樣的女人,自己的命運將會得到改變呢,只是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將是個啥樣子?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