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43章 亂了嫂子的心

    +

    折騰到天快亮的時候,龙小寶終于把艾香給安頓好了。他剛想坐下來喘口氣,就被艾香給攆走了。龙小寶生怕她体內的蛇毒沒洗干凈,想守她到天亮。可艾香仿佛一頭倔驢一般,死活攆他走,還說孤男寡女,讓別人看見嚼舌根子。

    &nbsp 。;  “狗日的,你的大腚都被老子給摸了還親了,還怕人家說閑話?”龙小寶沒辦法,只得走了。臨走的時候,他試探著問艾香:“嫂子,俺忘記問你了,你大半夜的蹲在草棵里干啥呢?”

    “沒干啥,俺看蛐蛐打架咧!”艾香見龙小寶問自己,心里一慌,趕紧低下了頭。

    “狗日的,看蛐蛐打架?你是看俺和田秀花‘打架’吧?”龙小寶心里很憋屈,他知道艾香啥都看到了。這件事要是傳出去,那可就是大事咧。偷村長王富貴的老婆,這在龙王莊可是大罪過咧。弄不好自己在龙王莊就混不下去了。

    龙小寶越想越害怕,他眼睛咕嚕咕嚕的轉著,想找個辦法堵艾香的口。可想來想去,卻沒有好辦法。龙小寶甚至想到了殺人滅口。可轉念他又把這個辦法給否決了。殺人那可是大罪,再說了他面對著艾香這個嬌滴滴的小娘們也下不去手。不就是偷了村長的老婆嗎?就是被捅出去,大不了老子去廣州打工去。

    打定主意后,龙小寶沖著艾香一笑,話里有話的說:“嫂子,俺小寶也算你的救命恩人了,這戲文里和說書的都說了,受人滴水之恩,應當涌泉相報。俺也不求你涌泉相報了,只是你今天晚上看見俺和田秀花的事,你別給俺說出去就行。算俺求你了!”

    “你這是求人家還是威脅人家咧?”艾香斜躺在床上,白了龙小寶一眼。

    “嫂子,俺求你了!”龙小寶盡管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可還是不想讓艾香把這事給捅出去。去廣州打工那得遭多大的罪,哪有在村里當個村干部,白天在果園里睡覺,晚上睡別人媳婦來得痛快。所以他突然給艾香給跪下了。

    “小寶,你快起來,男兒膝下有黄金,你這是干啥咧?”艾香見龙小寶給自己跪下了,趕紧掙扎坐起來想攙扶龙小寶。由于剛被蛇咬過,所以身子還比較虛,剛想攙龙小寶,她就覺得頭暈眼花的。身子晃了晃,就一頭栽了下來。

    “嫂子,你這是咋了?是不是蛇毒沒吸干凈?”龙小寶嚇得慌了神,他手疾眼快的接住艾香,使勁的晃著艾香。

    艾香被龙小寶給晃得更加的暈了,她嬌嗔著說道:“小寶啊,你別晃了,再晃非把嫂子給晃零散了,沒事,嫂子沒事了,你把俺扶上去就回去睡吧!”

    龙小寶應了一聲,就慌手慌腳的抱起了艾香往床上放。哪知道由于放的時候,沒留神腳下,龙小寶感覺腳下絆了一跤。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倒,正好壓在艾香的身上。艾香驚叫了一聲,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見龙小寶如山一般的壓來。讓艾香沒想到的時候,龙小寶的嘴正好印在自己的嘴上。當嘴對嘴挨上的那一刻,艾香腦子里一片空白。龙小寶身上濃重的男人味從她的嘴里流到她的心里,從她的鼻孔里呼入她的肺里。多少年艾香沒有這樣的感覺,她的身子仿佛過電一般,瞪著好看的眼睛,唔唔唔唔的含糊不清叫著。

    “嫂子,俺走了!”龙小寶也沒料到自己竟然親了艾香的嘴。嚇得他趕紧站起來,奪路而逃。等龙小寶走遠了,艾香這才慢慢的坐了起來,透過敞開的屋門,看著空荡的院里。那顆孤寂的心慢慢的復蘇了。“你個挨天殺的小寶,你咋亂了嫂子的心呢?”

    龙小寶一口氣竄上山,來到果園的小木屋里,砰的關上了門,靠在門板上一頓好喘,總算緩過了勁。“狗日的,艾香的嘴好香好甜啊!”龙小寶仿佛回味什么美味一般,吧嗒吧嗒嘴,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艾香嫂子啊,俺有個好主意能封住你的口!只要俺骑了你,就是打死你你也不會吐口咧!”龙小寶越想越覺得這個注意妙。想了一會,困意涌來,龙小寶也沒脱衣服,蒙上被子就呼呼的睡著了。

    龙小寶這一覺睡得極為不踏實,做了一夜的夢,這夢凌亂得很。就仿佛是電影的畫面一般,不斷的錯亂閃現著。一會是田秀花的大乃在自己的眼前晃,一會是艾香的大腚在自己面前搖。也不知道是哪個的瘋狂叫聲叫個不停,讓龙小寶感覺到既虛幻又真實……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