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35章 花花腸子真不少

    +

    龙小寶一进村部會議室,那些村干部就紛紛沖著龙小寶打招呼。一時間弄的龙小寶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僅僅是一名村干事,啥時候這么受大家歡迎咧?看這架勢,自己的風頭都快蓋過支書和村長了。會計徐守財一見龙小寶來了,一向黑著臉的他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一絲笑,他沖著龙小寶紧招手:“小寶,來,挨著叔坐!”

    龙小寶不敢得罪徐守財,因為他怕徐霸龙怕得要死。人家攤上一個混黑道的兒子徐霸龙,龙王村里誰敢不給他幾分面子。當龙小寶坐在徐守財的身旁的時候,徐守財上上下下打量著龙小  +  寶,越打量越覺得喜歡。他偷偷的拽了下龙小寶,故作關心的問:“小寶啊,最近你小子可以啊,聽說你和支書家的馬小妮有一腿,還偷偷骑了人家了?”

    “守財叔,那都是盲人說評書——瞎咧咧!俺龙小寶可不是那樣的人呢!”龙小寶搞不清楚這個老東西葫蘆里賣的什么药,心里滿是戒備。

    “哦,這就好啊!”徐守財重重的拍了拍龙小寶的肩膀。突然他有皺眉問道:“小寶,聽說你還相親了,是鄰村良滿倉的閨女?要是能娶了她的閨女,你這一輩子可就是貨運面包裝狗屎——走了狗屎運了!”

    龙小寶見徐守財哪壺不開提哪壺,不由得有點生氣了。他板著臉說:“守財叔,你都一把年紀了,咋和村里的娘們一樣爱嚼舌根咧!良滿倉的閨女俺可高攀不起咧!”

    龙小寶對徐守財出言不遜,徐守財非但沒生氣,反而開心的大笑起來。笑過多時,他神秘的趴在龙小寶的耳朵上說:“小寶啊,是叔錯了!說真的,俺以前還真沒看出你狗日的是個有志氣的人!”徐守財說完,頓了頓隨機又悄聲的說道,“小寶啊,過些天,虎妞就畢業來咱村工作了!”徐守財說完,笑得一臉的賊相。

    “狗日的,你閨女畢業工作和我有啥關系?”龙小寶不爽的把頭扭了過去,和那些前來打招呼的村干部們一一的搭著話。

    “龙小寶這個瓜娃子,當村干事才幾天,咋這么牛逼咧?”一名生產隊小隊長不知道底細,用手捅了捅坐在他旁邊的王大孬。

    王大孬斜著眼睛看了看,壓低聲音說:“也不知道這個小子走啥狗屎運了,攀上了咱們縣的宋縣長,人家有后臺咧!”

    這名生產隊的小隊長一聽,恍然大悟。還沒等王大孬說完話,他就諂媚的湊到了龙小寶的跟前,親自為龙小寶點了一根煙。看他這個樣子,仿佛龙小寶就是他的親爹一般。

    “這狗日的,公狗圍著母狗轉——沒看出來是個舔/腚的好手!”王大孬被這名生產隊小隊長給涼到一邊,不由得有些生氣了。

    正在這個時候,村長王富貴過來了,會議室立刻安靜了下來。這些村干部們都一個個往王富貴臉上瞅著,仿佛王富貴是一個俊俏的小娘們一般。支書馬建国還沒來,會議還沒法開始。龙小寶機靈的拿起放在王富貴面前的茶杯,給王富貴沖了一杯茶。王富貴看了看龙小寶,心里暗自點頭:“這狗日的龙小寶真有眼力價!”

    沒過一會,村支書也來了。村部會議正式開始了。先是一通的日常村委雜事的匯總,等這些事都說完了,王富貴沖著王大孬一使眼色。王大孬清清嗓子站了起來:“ “各位,關于前些日子村里組織打狼有人受傷的事,俺提議要給他們按公傷算,不知道你們都有啥看法?”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王大孬和王富貴穿一條裤子。在這次打狼的行动中,就王富貴的傻兒子二蛋子被啃了那玩意。眾人都不敢妄自表態,一個個直勾勾的看著支書馬建国。馬建国心里自然是不同意:“要是按照公傷算

    ,村里可得掏不少的錢,可這種事情,自然不能隨便表態!”于是他繃著嘴,只是吸溜吸溜的喝著茶。

    “俺同意!”龙小寶第一個出聲。他現在看狗日的馬建国死活不順眼,前些天因為馬小妮的事,馬建国這狗日的沒少給自己難堪。逮著這個機會,他焉能不報復一下。

    龙小寶一出聲,王富貴沉著的臉緩和了許多,他故意假惺惺的打著官腔:“這是還得大家表態,多數服從少數!”

    大家一見龙小寶這個背后有宋縣長這樣后臺的人物都同意了,自然都紛紛跟著同意了。徐守財是馬建国的心腹,他沉著臉看了看龙小寶,最終他沒有同意。

    “支書棄權,會計一票不同意,其他的全部同意,那這事就這樣定了!”王富貴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站起身來,沖著徐守財說道:“徐會計,明天你統計下人員名單,然后按照公傷的補助標準进行審核下,公傷補助盡快發放!”王富貴說完背著手走了。龙小寶也趕紧跟了出去,他有心事。因為王富貴的老婆田秀花還等著自己去弄咧!一想到這事,龙小寶就感覺到那玩意又不聽話的頂起了帳篷。

    等所有的人都散了,馬建国一拍桌子,怒氣的罵道:“狗日的王富貴,你花花腸子真不少!咱們走著瞧!還有狗日的龙小寶,你欺負了老子的閨女,還和老子作對,咱倆沒完咧!”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