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31章 憋壞你狗日的

    +

    龙小寶相親的事情迅速的在龙王莊傳開了,并且剎那間蓋過了龙小寶骑馬小妮的事了。村民們一看到龙小寶就笑嘻嘻的開玩笑:“小寶,俺家可有上好的松木板咧,你要不要?”

    龙小寶一頭霧水,眼珠子一瞪:“俺要松木板干啥咧?又不打家具!”

    “用松木板打一張結實的大床啊,這樣禁得住壓,就是個幾百斤重的老母豬壓上去,這松木板也壓不壞咧!”村民們說到這里,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龙小寶一聽,脱下鞋子就照著那些說笑的村民扔了過去:“狗日的,咸吃蘿卜淡操心,再他娘的胡咧咧,老子晚上就去骑你們的媳婦,大鸡吧干死她!”

    “你看,你看,這瓜娃子還不經說!”村民們搖著頭閉嘴不吭了。等龙小寶走遠了,他們又小聲的嘀咕道,“還別說,這狗日的龙小寶真是好福氣!雖然人家良滿倉的閨女胖了點,但如果娶了她,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咧!”

    “人家良滿倉有的是錢,據說人家有一間屋里放滿了錢!花上三輩子也花不完咧!”

    “俺聽說,良滿倉就這么一個獨生女,金貴著咧!如果龙小寶娶了他閨女,將來這錢還有他的生意不都得歸狗日的龙小寶?哎,真他娘的羨慕啊!”

    龙小寶這幾天心里煩悶得狠,就仿佛一團團的棉線缠住了心肝肺一般,堵得難受。他每每一出門,就被村民們議論紛紛的。他越發的感覺到不能和良美麗走得太近,拋開良美麗吃得胖不說,村里風言風語的傳將來自己娶了良美麗,那肯定是吃软飯的貨。所以如果真娶了她當婆娘,他龙小寶就會被人家戳一輩子脊梁骨!

    果園子里的果  +  樹生蟲更加的厲害了,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不但今年果子要絕收,弄不好果樹也保不住。龙老蔫和龙小寶爺倆合計了下,又去鄰居家借了個药壺。兩人一起給果樹喷药。

    “小寶啊,你狗日的咋是病人拍皮球——有氣無力啊!”龙老蔫看著龙小寶心不在焉的在果樹上喷著药,一邊喷得多,一邊喷得少,又得果樹干脆漏喷了。這讓龙老蔫十分的惱火。

    “沒啥,干爹,就是昨晚沒睡好,眼皮子澀!”龙小寶隨意找了個借口搪塞了過去。

    正在這個時候,果園子外邊傳來將軍嗷嗷的叫聲。看這樣子,是有生人來了。龙小寶卸下喷药壺朝外邊走去。

    “小寶哥,小寶哥,快點看住你家的將軍啊,這狗日的差點撕了俺!”果園子外邊站著馬紅軍,馬紅軍此刻嚇得渾身哆嗦。而將軍正呲著牙圍著馬紅軍不停的轉著圈。

    “狗日的,你咋來了?”龙小寶見是馬紅軍,頓時有點不高興了。自從這個小子下黑手,背后拍他黑磚,他就恨上了這個小子了。按照龙小寶的脾氣,非得報仇不可。但礙于他是馬小妮的弟弟,自己也不能做得太過了,所以這口氣被他給強自忍了下去。

    “你當俺想來啊?要不是俺姐拎著俺的耳朵交代俺好幾遍,俺還不稀罕來呢!”馬紅軍說完,一揚手,“俺姐今天去省城上大學了,臨走的時候,她托俺給你帶封信!”

    “啥,你姐今天去上大學了?”龙小寶吃了一驚。

    “嗯,俺有一個表舅在省城,俺爹和俺娘先讓俺姐去他家住幾天,然后再去學校報道咧!”馬紅軍倒是沒隱瞞,一五一十的全都說了。

    “汪汪汪!”將軍最是通靈,它能感覺到主人對這家伙的仇恨,所以瞅準時間,后退一蹬地,就朝著馬紅軍的身上撲去。仿佛撲兔子一般,輕而易舉的就把馬紅軍給摁倒在地上。呲著閃著寒光的尖牙,將軍不斷的低吼著。

    “狗日的龙小寶,你不地道咧!戲文里還說兩国交戰不斬來使,俺是來給你送信來的,你咋還放狗咬俺咧!”馬紅軍在這危急的關頭,竟然說話一套一套的,還拽上了戲文里的詞了。

    龙小寶嘿嘿一笑,隨即喝退將軍。從馬紅軍手里接過信,撕開抽了出來。他剛要看,就見馬紅軍賊兮兮的湊了過來:“小寶哥,俺姐給你寫的啥?讓俺也看看!”

    “滾一邊去,字還認不全咧,看鸡吧啥咧?”龙小寶鄙視的瞥了馬紅軍一眼。

    “你牛逼啥咧?別門縫里看人,把俺給看扁了!俺好歹還上過兩年初中咧!和你文化水平差不多少!”馬紅軍不服氣的梗著脖子。

    龙小寶懶得和馬紅軍閑扯蛋,沖著將軍打了聲呼哨。就見將軍沖著馬紅軍就嗷嗷叫著撲了過來。馬紅軍一見,嚇得差點屙裤子里。他撒丫子就往山下跑,一邊跑一邊大聲的罵道:“龙小寶,你狗日的等著,你敢放狗咬你未來的小舅子!等俺姐和你結了婚,俺讓俺姐收拾你!一個月不和你一起睡,憋壞你狗日的!”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