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19章 十多年男人沒進過俺的

    +

    龙老蔫的這一番告誡非但沒讓龙小寶引以為戒,反而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啥樣的女人,能讓人瞅一眼她的眼睛,就被勾得下邊有了反應呢?龙小寶突然對這個未曾見過面的艾香嫂子充滿了好奇。

    “早就聽說過這個娘們,克夫克子是個狐貍精,今天俺去見識見識,看她能把俺的魂兒給勾走不能?”龙小寶沖著龙老你那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就出門了。由于事先龙老蔫告訴了艾香住的地方,所以龙小寶沒費啥勁就找到了艾香的家。

    來到了艾香家門口,龙小寶首先看到的是低矮的土墻上扎了一圈刺槐枝條,刺槐的枝條已經風干好久了,那黑色的刺閃著光,要是有漢子偷偷爬墻頭,一準會被刮破衣服割來手。他不由得撇了撇嘴:“裝啥假正經咧?要想偷漢子方法多著咧!直接從大門进多方便咧?還用得著往墻上扎槐條?”

    龙小寶先隔著土墻往院里瞅了瞅,只見一個女人從廚房里端出飯菜正準備吃飯。由于離得很近,龙小寶看得清清楚楚的。一盤蒜拌野菜,一碗小米湯,一點油水都沒有。龙小寶看得直咂舌:“看樣子,這個娘們的日子還乖清苦咧?”

    艾香臉上依然帶著那厚厚的圍巾,大熱天的也不嫌悟出痱子。她坐在院子里的石頭制成的飯臺前準備吃飯。臉正好沖著龙小寶的方向。由于龙小寶沒發出聲響,所以她并沒有發現院墻外邊站著的龙小寶。

    “這到吃飯的時候,她遮臉用的圍巾總該取下來了吧?”龙小寶屏息凝神,想看看艾香的真面目,是不是真的和村里傳聞的一樣美。哪知道龙小寶失算了,只見艾香把圍巾往上掀了掀,只露出一張好看的小嘴,輕啟紅紅的嘴唇,然后慢慢的把湯給吸溜到嘴里。

    “狗日的,活得真累,吃過飯也這么麻煩!”龙小寶是個急性子,一看艾香就是吃飯的時候也不取下遮臉的圍巾,心里暗自替她著急。“也許是這個女人這些年變丑了,不敢見人了!”龙小寶胡亂的瞎琢磨。

    正當龙小寶要扯嗓子喊艾香的時候,就見艾香有了动作,她用手不停的往臉上扇著風。這大熱天的,剛沒吃幾口飯,艾香就覺得滿身滿臉的都是汗。由于是在自己家里,艾香就開始慢慢的把遮蓋在臉上的圍巾給揭開了。圍巾很長,艾香一圈一圈慢慢的揭。看得龙小寶越發的著急了,心莫名的加速跳动起來。龙小寶目不轉睛的盯著艾香,心里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慢慢的,艾香把圍巾揭下來。當她俊俏的臉蛋投入到龙小寶的眼睛里的時候,龙小寶徹底的傻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

    俊俏的女人,姜小娥、荷花、娜娜,都是俊俏的女人,可和眼前的艾香比起來,立刻黯淡了不少。龙小寶感覺自己的呼吸逐漸的加重了,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這個女人,仿佛看到珍寶一樣一秒記住

    的放射著霍霍的光。

    “哎喲!”突然,龙小寶光顧得上看艾香了,沒想到自己的手一下子抓到刺槐枝條的刺上,頓時手就扎了個口子。他疼的一叫,趕紧甩手,哪知道袖子又被刺槐枝條給勾住了。哧啦一聲,袖子也被刮了一道口子。

    “誰!”聽到聲響,艾香趕紧把圍巾又給重新圍了上去。龙小寶一見被發現了,心里更慌了,他往后一撤身,哪知道裤管又被勾住了,啪嚓一下,龙小寶摔了個仰八叉。認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今天這倒霉的事都讓龙小寶給趕上了。

    “你是誰?干啥咧?”艾香紧張的握著一把鐮刀,隔著土墻看著龙小寶。好看的眼睛里閃著厭惡的光來。

    “艾香嫂子,俺是龙小寶啊,俺爹讓俺來找你咧!”龙小寶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站起來,偷偷的看了下艾香的眼睛,心里不由得又顫了下,隨機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裤/裆慢慢的頂起來一個大包,“狗日的,真邪門了,看來干爹沒騙俺咧!”

    “哦!原來你就是龙小寶啊!”艾香看著眼前的這個后生,模樣長得倒不差,特別是一雙嘰里咕嚕亂轉的眼睛,透著機靈勁。在龙小寶面前,艾香反倒沒有那么多拘束。因為在她眼里,沒有娶媳婦的龙小寶還是個瓜娃子。

    “來了,也不喊門,你鬼鬼祟祟的干啥咧?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偷扒墻頭,要遭人閑話咧!”艾香瞪了龙小寶一眼。

    “真好看,就是瞪俺,也讓俺的身子哆嗦咧!”一向吊兒郎當的龙小寶,就是見縣長也沒那么紧張過,今天反倒是在這個年輕的小寡/婦面前紧張得像個小學生見老師一樣。

    艾香放下手中的鐮刀,隔著墻頭問:“俺已經相過你了,你給俺說說,你想找個啥樣的姑娘吧,俺好給你選一個合適的!”看艾香這個意思,沒打算讓龙小寶进門。

    龙小寶撓著頭說:“艾香嫂子,你得讓俺先进門再說啊,這隔著墻頭說話也不方便啊!”

    “這…!”艾香猶豫了。

    “艾香嫂子,你放心,俺不怕人家說閑話,身正不怕影子斜咧!”龙小寶拍著兇脯啪啪的響,恨不得把自己的肋條骨給拍折幾根。

    “你不怕人說你閑話,俺怕人說俺閑話咧!”艾香白了龙小寶一眼,心里暗自嘀咕,“別看龙小寶是個瓜娃子,名聲可不好咧!關于他骑了馬小妮的事,村里鬧得沸沸揚揚的!誰知道他肚子里長了幾根花腸子?”

    想了一會,艾香終于搖頭拒絕了:“還是站在墻外邊說吧,俺院里十多年沒來過男人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