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17章 背著俺亂搞

    +

    快到晌午了,龙王莊在大街上喷空磨牙的漢子們正扯著大嗓門吼他們的破你那個回家做晌午飯。正在這個時候,從遠处走過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很奇怪,大熱天戴著一個厚厚的黑頭巾,把自己的臉蛋帶著腦袋一起給遮蓋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勾人的眼睛。當她出現在大街上的時候,那些嚷嚷著自己家女人快回去做飯的漢子們,一個個停下腳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著這個從遠处走近的女人。

    “快點看啊,艾香這個小寡/婦出來了!”一個漢子興奮得低聲叫喚道。

    “不容易啊,今天能見到艾香這個小娘們,太帶勁了!”另一個漢子流著哈喇子盯著這個走得越來越近的女人,吧嗒吧嗒嘴遺憾的說道,“啥時候艾香能把臉上的頭巾給扯了啊,這看不清臉,太難受了!”

    “狗日的,你想干啥?你還想看人家的臉蛋,骑人家睡覺咧?”正在這個時候,旁邊他的婆娘走了過來,一把揪住這個家伙的耳朵兇神惡煞的叫嚷著,“你狗日的壽星佬上吊,嫌活得不耐煩了!這種克夫克子的臊狐貍精,你還敢瞅?瞅上一眼減壽十年,搂著睡一覺,立刻就丟了命咧!”

    艾香見這么多人對自己指指點點,心莫名的抽搐了起來:“這么多年過去了,村民們還是這樣看自己!難道自己真的是個不吉祥的女人?”艾香的心里在滴血,好看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層水霧。好在這么多年,她已經習慣了。習慣了村里女人的冷眼,習慣了那些男人們一個個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身子看,卻沒有一個人敢和自己說話。艾香低著頭,匆匆的從這些村民的身邊走過。

    “香,真香!艾香這個小娘們身上喷得啥?咋這么香咧?阿嚏!”當艾香從這個被自己家的婆娘揪耳朵的漢子旁邊經過的時候,這個漢子深深的聞了一口,隨即一個喷嚏打了出來,紧接著嘴里的哈喇子流得更加的歡實。

    “嘖嘖,看艾香這個小娘們的身段,還有那兩個大乃子恨不得撅到天上去,如果能揉一揉,嘖嘖,少活十年也中啊!”另外一個漢子急得直攥拳頭。

    “不怕死的,你們都去啊!”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把手里的拐棍重重的往地下一頓。古話說得好,“丑妻近地家中寶!這個狐貍精這么多年來,哪有人敢碰?”

    這個老頭在村里的輩分甚高,村民們都不敢和他爭執。再加上他說的確實是實情,這些漢子們只得眼巴巴的看著艾香這個小娘們從他們身旁走過,吧嗒嘴的,流哈喇子的,跺腳搓手的一個個丑態百出。他們仿佛餓了三天三夜一般,好不容眼前出現了一個烤鴨,卻被告知有劇毒一般。

    “哎,快點回家做飯去!”這些吃不著的漢子們看了看身旁的婆娘,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簇邪火,“同樣都是個女人,為啥人家咋就這么勾人咧?同樣都是身上掛著兩坨子肉,為啥人家的咋就那么勾魂咧?”

    “狗日的狐貍精,看她走路那個樣,恨不得把腰都給扭斷了,比王富貴的婆娘田秀花還要臊三分咧!”女人們一邊痛恨著自己為啥不生成艾香這個樣子,一邊往地上吐著吐沫低聲的罵道。女人善妒,大抵如此!

    “俺剛才瞅見龙老蔫找這小臊貨去了,估摸著是給龙小寶托媒咧!”有一個下巴頦上長了一顆大黑痦子的女人瞅著艾香遠去的背影,突然小聲的說道。

    “真的假的,不是說龙小寶骑了支書家的閨女馬小妮了嗎?咋又托她說媒咧?”那些被男人攆著回家做飯的女人們一聽都圍了上來,就連那些不好事的男人也把耳朵豎起來聽著。

    “俺家就在這小臊貨家附近,“”看最新章節俺瞅見龙老蔫去他家了!”這個女人見大家不相信她,不由得拔高了聲音。

    “嬸子,你剛才說得啥?”正在這個時候,馬小妮夹著一本厚厚的書湊巧走了過來,當她聽到這個女人說的話的時候,心里咯噔一聲,頓時手心里冒出了汗。

    這個女人一見是馬小妮,嚇得一缩脖子,訕訕笑著掩飾著:“沒啥,沒啥,小妮,俺說那個克夫克子的臊狐貍精咧!”這個女人用手一指已經快出村頭的艾香,隨即她急匆匆的往家里跑去了,她邊跑邊給自己找臺階下。“灶臺上發著面咧,估計現在都開成花了,得趕紧回家蒸饅頭咧!”

    那些湊熱鬧打聽事爱嚼舌根的村民一看見馬小妮,一個個缩著腦袋,話也不說一句,就各自散了。沒多大功夫,接到上就又重新冷清了起來。馬小妮皺著好看的眉毛,小嘴氣得鼓鼓的:“好你個龙小寶,竟然敢背著俺亂搞這見不得人的事!俺饒不了你咧!”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