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16章 不敢開門怕閑話

    +

    龙老蔫在外邊拍了半晌的門,才聽到屋里傳來[email protected]@的聲音。隨即就聽到一個好聽的聲音傳來:“誰啊?”

    “是俺,大侄女,俺是龙老蔫啊!”龙老蔫隔著門縫往里邊看著。

    “你找俺有啥事?”光聽見屋里有人說話就是不見有人出來,這下可把龙老蔫給急壞了,“你開開門,俺进去和你說話!”

    屋里的人明顯的停頓了下,隨即她說道:“老蔫叔啊,有啥話隔著門就說吧,要不讓別人說閑話咧!”

    龙老蔫一聽傻了:“這個女人咋這樣?一點都不會為人处事?怕別人說閑話?老子都是個小老頭了,別人就是說閑話他也說不成啊!”龙老蔫扭頭就想走,可想想自己的干兒子龙小寶那期盼媳婦的眼神,還有自己臨來的時候,馬菊花許諾給自己的好处。龙老蔫就又停下了腳步。

    “艾香大侄女啊,俺想讓你給俺兒子龙小寶說個媒!”既然人家不愿意開門,龙老蔫就厚著一張老臉隔著門縫說明了來意。

    &nbsp“”看最新章節;  “給龙小寶說媒?”屋里女人的聲音明顯的驚訝了起來,“最近他不是和支書馬建国家的丫頭鬧騰得正歡咧?咋想起讓俺給他說媒了?”看來這件事鬧得动靜真不小,就連住在這么偏僻山坳里的艾香都知道了。

    龙老蔫聽了臉蛋子往下一沉,有點不高興的說:“大侄女啊,這飯可以多吃,話不能多說咧!俺家龙小寶哪能看得上那個黄毛丫頭,這不為了澄清實事,俺兒小寶就想早點娶個媳婦來證明給大家看!”

    “哦,原來這樣啊!”艾香在屋里猶豫了一下,隨即就點了點頭,“那行啊,只不過這費用?”

    “按咱龙王莊的規矩走,先給二百塊錢的托媒禮金,等媒成了,再給三百塊錢外加一個豬頭,一個豬后腿!”龙老蔫這些天也沒白跑,對說媒的規矩懂得不少,一聽艾香問,立刻竹筒倒豆子的說了起來!

    “嗯!這就好!你先回去吧!明天這個時候你再過來,聽俺的信!”屋里傳來艾香的聲音。

    龙老蔫連艾香的面都沒見,就被打發走了。龙老蔫的心里著實有些不踏實。但沒辦法,如今肯為龙小寶說媒的,除了這個艾香十里八村可就沒人了。臨走的時候,龙老蔫隔著門縫塞了200塊錢。“大侄女,俺把這200塊錢給你塞門縫里了,等一會你收起來,別讓風刮跑了!”

    等龙老蔫走了一會了,這才聽見門吱呀一響,隨即從里邊走出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看年紀三十四五歲左右,烏黑的頭發盤在腦后,鬢角插著一朵白菊花。白/嫩的肌/膚仿佛羊脂玉一般溫润中透著亮。一雙長而大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靈活的黑眼珠轉动之間流露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吸引力。高挑的個子,目測大概能有一米六八左右。穿著一身普通的衣服,但卻把她的身材給美妙的呈現出來。一對豐/挺的乃子如山,看樣子最少也得D罩杯。小腰細而柔,不是水蛇腰,但走起路來卻自然的扭动著,就仿佛電視里的模特走路一般。腚圓而大,雖然沒有田秀花的腚大,但也差不多少,最要命的是這個女人的腚高高的上翹撑起一道美妙的弧線,走起路來隨著腰肢的扭动,兩瓣腚跟著來回的晃动,任你是個太/監也得被她給勾起心中的火來。

    輕盈的走出屋門,隨著她的走动,腰間有鈴鐺聲響起。“叮鈴叮鈴”,別提多好聽了。走到大門口,艾香彎腰撿起飄落在地上的二百塊錢,臉上帶著一絲的歡喜:“這二百塊錢來得真及時啊!自己已經好幾天沒吃過一頓飽飯了,這個媒說啥都得給說成啊!”

    龙老蔫回到家中,還沒來的及喘口氣。就被心急的馬菊芳給扯住了問:“老蔫,托媒的事咋樣了?”

    “人家同意了,不過讓俺明天這個時候去聽她的信!”龙老蔫少氣無力的答道。

    “見著艾香的人了沒?是不是真的和村民們說得那樣長得賊俊俏,而且還風臊?”馬菊芳瞪著眼珠子,一臉的好奇。

    不提這還好點,一提這事,龙老蔫就窩了一肚子的火:“看見個蛋了,人家都沒出屋門,大門都沒給俺開,俺是隔著大門和她說的這事!”。

    馬菊芳聽了一撇嘴:“這狗日的娘們譜倒是不小,她為啥不讓你进門咧?”

    “俺哪里知道,她說是怕村里的人說閑話!”龙老蔫的話音剛落,馬菊芳就哈哈大笑起來,笑得腰都直不起來,笑了好大一會,擦了擦眼淚,馬菊芳點著龙老蔫的額頭說:“龙老蔫啊,人家就是防備你這樣面憨心花的臭男人!”

    龙老蔫突然一把抓住了馬菊芳的手,就往屋里走。馬菊芳不明白的問:“大白天的,你抓俺的手干啥?”

    “事情辦妥了,你說要獎勵俺咧!”龙老蔫仿佛一個惦記著獎勵的小孩,迫不及待的把馬菊芳就拉到了里屋。

    “狗日的,俺說是等到晚上!唔唔唔唔!”馬菊芳的話還沒說完,就見龙老蔫急匆匆的褪下裤/子,使勁的按著馬菊芳的腦袋就把他那黑不溜秋的玩意捅到了她的嘴里…….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