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15章 托媒小寡婦

    +

    馬菊芳這一招還真好使。她話剛一出口,龙老蔫就趕紧跳著腳的點頭同意了:“俺去,俺去,都是狗日的龙小寶鬧的,一天硬好幾回,要是不讓俺碰你,俺還咋活咧!”

    “趕紧去,換身新衣服去,別邋里邋遢的!”馬菊芳說完,突然湊到龙老蔫的耳根上輕輕說道,“你把這件事給俺辦成了,俺晚上吃你那玩意!”馬菊芳說完一捂臉,羞得仿佛大姑娘一般的跑開了。“俺咋越老越不正經了呢?”馬菊芳跑到屋里,摸了摸臉有點發燒,又往裤/裆里一摸,仿佛露水打過的麥秸垛一樣。

    龙老蔫聽了,眼珠子頓時亮了起來,就仿佛剛才十五瓦的小燈泡突然換上了100瓦的大燈泡一般,賊亮賊亮的放出兩道光:“這可是你說的啊,辦成事了,你晚上得好好伺候伺候俺!”

    有了馬菊芳這樣的獎勵,龙老蔫也豁出去了。他從頭到腳換了身新衣服,又洗了把臉,還對著鏡子抹了許多馬菊芳用的粉底。由于笨手笨腳的沒有揉搓開,弄得跟戲臺子上的曹操一樣,整個一張大白臉。就連那厚厚的褶皺里也藏滿了粉底。一說話,粉底就撲簌簌的往下掉,仿佛驢糞蛋上打了一層霜。

    走在大街上,村民見了龙老蔫都忍不住的一愣:“老蔫,你狗日的去干啥啊,穿得人模狗樣的!”

    “去給俺兒子龙小寶托媒咧!”龙老蔫覺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臉上閃著光,腰板挺得直溜溜的,仿佛村頭的白楊樹;走路落腳都氣勢十足,啪啪啪的響,仿佛天安門升国旗踢正步的升旗手。

    村民們一聽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狗日的,你家小寶現在可是個有本事的人咧,剛把支書家的閨女給骑了,現在又要去托媒!”

    “你們狗日的亂嚼舌根,小心死了下地獄被閻王爺敲了你們的牙,拔了你們的舌!俺家小寶才沒骑支書家的閨女咧,小寶給俺說了,他瞅不上那個馬小妮!”龙老蔫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意氣風發過。支書家的閨女在龙老蔫的眼里,就和過去皇帝家的閨女差不多,高貴著咧。眼下自己說出這樣的話,那真是小母牛翻跟頭——牛逼沖天。

    村民們見龙老蔫說得鄭重其事,不像是說瞎話的樣子,一個個都迷糊得撓起了頭:“這到底是咋回事?”

    “要俺說,是支書家的高枝你們龙家攀不上,還看不上人家馬小妮?人家馬小妮是啥人?支書家的千金!十里八鄉唯一的大學生!你家的龙小寶除了長一個驢玩意的東西,哪里能配得上人家?”正在這個時候,村里一個一向和馬建国家要好的一個娘們竄了出來,大嘴叉子撇到了后腦勺,滿臉的瞧不起龙老蔫。

    龙老蔫被說得有些難堪,他想發火,可人家說得都是實情咧。到最后龙老蔫急了,他臉紅脖子粗的嚷嚷:“你還別說,就憑俺家小寶長的那一個驢玩意,啥樣的女人娶不來?”龙老蔫說完,腦袋昂得越發的高了,手背在后邊,走路落腳的力度越發的大了,厚厚的黄土被龙老蔫踏得塵土飛揚,不知道的還以為拖拉機路過呢。

    龙老蔫徑直朝著艾香家走去。艾香由于被龙王莊的村民視為不祥的女人,所以就被整個龙王莊排斥。再加上她死了男人,死了兒子,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個外來女人,所以更是變本加厲的欺負她。支書馬建国和村長王富貴也不是好鳥,他們生怕她這種天生的喪門星禍害了整個莊子的運勢,就在龙王莊村外的一個隱秘的小山坳里給她劃了片宅基地。

    龙老蔫也沒來過艾香家,所以轉悠了好大一會,才發現了這一個隱秘的小山一秒記住

    坳。小山坳中間有三間半磚半土坯的瓦房。黄泥垛成的土墻只有齊腰高,但可能是為了門戶安全的原因,艾香又弄來很多刺槐的枝條編連在一起,把整個土墻都加高了。一個低矮的門樓,上邊還掛著一個瓷磚貼上去的門頭,上邊寫著“幸福之家”幾個大字。紅油漆的兩扇開的大木門已經裂得不像樣子了,裂縫比較大的地方還用黄泥給糊了起來。

    &nbs 。p;“就是這里了!”龙老蔫先扒著土墻往院子里瞅了瞅,并沒有看見艾香。但聽見屋里有桌椅板凳挪动的聲響。估計在屋里忙活呢。龙老蔫咳嗽兩聲,給自己壯了壯膽子,隨后就拍著門喊道:“艾香大侄女!艾香大侄女在家嗎?”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