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14章 不去晚上別碰俺

    +

    &n 。bsp;老兩口聽了,都沒有說話。龙老蔫是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著煙,馬菊芳則是低頭打著毛衣。龙小寶見干爹和干娘這般表情,還以為他們有啥難处呢,于是就很知趣的笑著說:“干爹,干娘,俺也知道咱家不寬裕,要不緩段時間再說吧!俺現在好歹也在村部有個事干干,工資雖然不高,但也能貼補家用些!”龙小寶說完,站起身就往外走:“干爹,干娘,俺去給果樹喷药了!”

    “小寶,你等等!”馬菊芳突然喊住了龙小寶。回頭她站起身,用腳踢了龙老蔫一下,“狗日的,你倒是說句話啊,小寶輕易不張嘴求人咧!”

    龙老蔫又狠命抽了口煙,隨即重重的嘆了口氣:“小寶啊,給你說媳婦的事俺和你干娘一直幫你張羅著咧。可一直沒合適的,再加上你這些天又和支書家的閨女馬小妮不清不白的搞在一起了,誰還敢給你說媒提親啊?”

    “干爹,俺和馬小妮真的一點事都沒有,都是村里的人嚼舌根亂說咧!”龙小寶一聽就急了。

    “俺知道有球用啊?前些天還有媒婆說有個鄰村的大閨女挺合適的,可昨天媒婆就過來說人家閨女不愿意了!你說俺該咋辦?”龙老蔫說完,又蹲在了地上。

    “瞅你這點出息,嫁給你倒八輩子霉了!”馬菊芳點著龙老蔫的額頭亂戳著,“你都一把老骨頭了,天天晚上還憋不住的往俺身上爬,动不动就塞进去放一炮!小寶年輕身壯火力正足著咧,憋壞了身子該咋弄?”

    龙老蔫一聽馬菊芳說這話,頓時訕訕的說:“當著孩子的面,看你狗日的說啥不著四六的話?”龙老蔫說完,咔嚓咔嚓的用指甲撓頭,撓得頭皮屑亂飄。

    “小寶啊,你干爹說得都是真的。村里該找的媒婆咱都托付了,可誰讓咱們攤上這攤子事咧?”馬菊芳見自己的男人痛苦成這個樣子,心里也著實的心疼,“小寶啊,你別擔心,等過了這陣風,干娘給娶個俊俏的媳婦!”

    龙小寶沒想到自己和馬小妮的事情竟然對自己說媒還有這么大的影響。他越想越懊惱,這才是黄鼠狼沒打著,反惹了一身臊。早知道就把這丫頭給骑了!

    “其實咱們還漏了一個媒婆沒托付咧,這個媒婆保媒可有一套啊,很少有不成的!”正在這個時候,龙老蔫突然想起了一個人,他興奮得站起身來。

    馬菊芳一聽就愣了:“哪個媒婆?”

    “艾香啊!”龙老蔫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睫毛都樂開了花。

    馬菊芳一聽,臉吧嗒的就撂了下來:“狗日的,哪壺不開提哪壺!你想找這個喪門星給咱小寶保媒啊?不行不行,她可克夫克子的喪門星咧!讓她保媒,晦氣著咧!再說了,這個女人天生狐貍精,臊得厲害,能認識啥正經人家的閨女?”馬菊芳連搖腦袋帶跺腳,看這樣子沒有一點商量的余地。

    “那都是村里的謠言,克夫克子,俺看就是趕巧了!至于說人家是個狐貍精,臊得厲害,不就是看人家長得俊俏,村里的人眼饞亂嚼舌根咧?”龙老蔫瞪著眼珠子,不服氣的辯解著。

    馬菊芳一聽更急了,她上前就揪住了龙老蔫的耳根子:“狗日的,你該不會和那個臊狐貍精有一腿吧?咋凈為她說好話咧?”

    龙老蔫被馬菊芳扯得耳根子生疼,當著龙小寶的面,他這張老臉真的是丟盡了。龙老蔫把眼珠子瞪圓了:“俺這不是為小寶好嗎!一門心思的想給小寶說個媳婦嗎?你要這樣說,那俺不管了!”

    “干娘,有話好好說咧!這個媒先不說了,俺去山上給果樹喷药了!”眼看著老兩口為了自己都快打起來了,龙小寶心里不是個滋味。找了個借口,他就匆匆的出了家門,往山上的果園子里去了。

    老兩口看著平日走路氣勢洶洶的的龙小寶,此刻背有些駝,走起路來少氣無力的,仿佛生了大病一般。他們心里難受得狠,就仿佛有人拿刀剜心一般。馬菊芳松開龙老蔫,一咬牙一跺腳,沖著龙老蔫說道:“豁出去了,你現在就給俺去那個小臊狐貍的家中,讓她給咱的小寶說一個正經人家的閨女!”

    龙老蔫聽了,頭搖得和撥浪鼓一般  +  :“不去,打死都不去!去她家一趟門,村里的人三天戳脊梁骨!不去,打死也不去!”龙老蔫此刻還擺上譜了,往院中的石臺上一坐,仿佛縣太爺一般。

    “狗日的,你要是今天不去,晚上你就別碰俺!憋死你個王八蛋!”馬菊芳用手一摸龙老蔫的裤/裆,嘴角彎出洋洋得意的笑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