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13章 男大想媳婦

    +

    龙小寶慌里慌張的跑到了他的果園子里,等进了屋。他這才驚魂未定的喘著氣。想想剛才馬小妮的大膽舉 。动,龙小寶的心里還撲騰得厲害。吧嗒吧嗒嘴,嘴皮上還沾染著馬小妮的氣息:“狗日的,馬小妮的嘴皮上仿佛抹了蜜一般,香著咧!”

    想想馬小妮對自己說得話,不像是在開玩笑。龙小寶皺著眉心里合計著:“該不會馬小妮真想當自己媳婦吧?”隨即他又搖頭否定了自己,“哪能呢?就是她愿意,自己還不愿意呢。用城里人一句很時髦的話來講,他倆之間沒有共同語言。

    想罷多時,龙小寶還是覺得心里不安生,于是他決定算算馬小妮的生辰八字和自己合不合。由于兩人是發小一起光著腚長大的,龙小寶自然記得馬小妮的生辰八字。瞇縫著眼睛,嘴里念念有詞。算了半天,龙小寶嘆了一聲:“狗日的,這八字貼合得很啊,命里注定有因緣啊!但這姻緣咋時斷時續呢?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龙小寶歪著腦袋看了又看,最終也看不出啥名堂!

    “看來得賣賣力氣了!”龙小寶隨即從被褥下邊拿出那本《周易算經》,隨即又在旁邊的柜子里拿出一個小匣子。匣子里放著一個紅布包。打開布包從里邊請出三枚透著古味的小銅錢,這小銅錢看樣子有年頭了,上邊生了一層厚厚的銅綠。這是算卦專用的小銅錢,龙小寶特意托人從省城的古玩城買了的。這東西靈驗著呢,一般情況下,龙小寶算卦不用它們,今天實在是看不透這卦象了,龙小寶才把這三枚小銅錢給請了出來。

    他隨即又從匣子的底部請出了一枚龟殼,這龟殼是龙小寶從小南河里逮的龙阳鱉的身上給抠下來的。肉他燉湯了,這小龟殼因為他算卦有用,所以就留了下來。龟殼被龙小寶用專門的朱砂筆點畫過,花花綠綠的,畫得仿佛個西瓜皮一般,透著一股神秘的味道。

    今天看樣子,龙小寶真的是动大勁了。他今天算的這一卦可是大有講究,卦名玄乎得很叫“金錢龟卜算問姻緣”。三枚銅錢裝入龟殼,龙小寶瞅了瞅天上的太阳,心中計算好時辰,然后就閉上眼睛,眼觀鼻,鼻觀口,口管心,心沉如水。嘴里念念有詞,雙手捧著龟殼,以一種奇怪的節奏的搖晃著龟殼。

    搖晃多時,龙小寶突然睜開眼睛,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隨即輕喝一聲,把龟殼扣在了床上。“起卦!”龙小寶慢慢的掀開龟殼,低頭查看阴阳爻數。隨即,掐著指頭對著《周易算經》計算了起來。算罷多時,龙小寶重重的嘆了口氣:“卦上沒說,還是看不清啊!看來不能和馬小妮這個丫頭閑扯蛋啊,到頭來再被這丫頭給耽  +  誤嘍!”

    龙小寶做事一向果斷,對于抓不到摸不著的東西一律不費心不費力不瞎耽誤功夫。“看來自己得趕紧娶個媳婦了,免得被馬小妮這個丫頭糾缠個沒完!”龙小寶暗自打定了注意。

    就這樣三折騰兩不折騰的,已經到后半夜了。龙小寶瞌睡的眼皮直打架,于是他收了算卦的那一套東西,把《周易算經》又塞到了被褥下邊,隨即他倒頭就睡。一覺醒來,已經天光已然放亮。“該到吃早飯的時候了!”龙小寶覺得肚子餓得咕嚕咕嚕直叫喚,于是他匆匆起來洗漱完后,就下山吃飯去了。到了家,馬菊芳已經把飯做好了。見龙小寶进來,馬菊芳疼爱得喊龙小寶坐下吃飯。

    “小寶,多吃點鸡蛋,補補身子!”馬菊芳把剝好皮的一個鸡蛋放到龙小寶的碗里。龙小貝一見不干了,“娘,你偏心,俺也要吃鸡蛋!”

    馬菊芳見龙小貝鬧,立刻把臉給拉了下來:“你哥天天在山上干活,吃鸡蛋補力氣咧,你跟著起啥哄?”

    龙小寶聽了,心里暖暖的,他笑著把鸡蛋夹成兩半,多的給龙小貝,少的自己留在碗里:“小貝,快點吃!”

    龙小貝見了,眉開眼笑的吃起了飯,邊吃邊還吧唧嘴:“好吃,真好吃!”

    等吃完飯,馬菊芳把碗筷都收拾到灶房里開始忙著洗涮,龙小貝則跑出去瘋耍去了。龙小寶遞給龙老蔫一根煙,一邊抽著煙一邊隨意的閑聊。不大一會功夫,馬菊芳也收拾完了。她從屋里搬了個小板凳坐下,一邊打毛衣一邊和龙小寶說笑著。

    “干爹,干娘,俺想求你們一件事咧!”龙小寶話題一轉,就扯到了他的正事上來。

    “啥事?你說!”馬菊芳慈爱的看著龙小寶。

    “干爹干娘,俺想娶媳婦了,您二老能不能給俺費費心,找媒人給俺說個媳婦啊!”龙小寶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底氣不足……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