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07章 娶老婆也照樣要你

    +

    “啪,啪,啪!”龙小寶一聽姜小娥這話,立刻急了。他抱著姜小娥的腰,就把她給按倒在堂屋的八仙桌上,扒下姜小娥的裤/子,露出白玉石一般的大/腚,啪啪啪的打了起來。

    “呀!你狗日的要干啥?”一巴掌下去,姜小娥就覺得腚上仿佛冒了火,火辣辣的疼。

    “啊!你狗日的不要啊!”第二巴掌下去,姜小娥就覺得腚上仿佛被麻椒腌了七七四九天一樣,酥麻麻的,渾身提不起一絲力氣來。

    “妈呀!不要再打了!”第三巴掌下去,姜小娥就覺得腚上的血液仿佛要撑裂血管一般,急速的在全身游走著,這種強烈的感覺引得她一陣尿意襲來。

    “啪啪啪!”接二連三的巴掌揍下,就仿佛給姜小娥的大/腚在做按摩一般,她再也憋不住了,撲簌簌的水流從裤/裆里喷出。

    姜小娥撅著大白/腚,一动不动的趴在桌子上。身子哆嗦成一團,那兩座高山夹著的溝縫里還不斷的往外流著水。轉眼,屋里就腥/臊撲鼻了。

    “說啊,你說啊!”龙小寶停住手,用手掰著她的腚,露出了粉紅的溝縫。嘴巴湊上去,牙齒露出來。時而仿佛吸溜面條,時而仿佛啃吃排骨。不一會的功夫,就把姜小娥又給弄得哼哼唧唧起來。她扭动著身体,越來越濃的喘息聲暴露了她此刻真心的內心。

    “嫂子,想要嗎?”龙小寶抬起頭,不顧擦拭嘴上沾染的晶瑩的露珠,笑嘻嘻的問姜小娥。

    “你放開俺,俺要叫人了!”姜小娥到此刻還是煮熟的鴨子嘴硬。

    “你叫啊!”龙小寶褪下裤/子,狠命的往里一捅,噗嗤一聲塞了进去。姜小娥妈呀的叫了一聲。“你叫啊,叫啊!”龙小寶此刻憋了一肚子火,他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種憐香惜玉,眼前趴伏在桌子上的姜小娥仿佛他的八輩子的仇人一般,他此刻只想用他的驢玩意捅爛她,捅穿她,捅死她!

    異常的粗魯,異常的兇猛,異常的快速摩擦。讓姜小娥感到慌亂。她感覺到自己的身体快要被进入身体的異物給摩擦得起火了,她感覺到自己身体里的水分快被這进进出出的東西給掏干凈了,她感覺到自己的魂兒都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此刻唯一能做得事情就是叫喊,還有拼命扭动身子的迎合。

    “啊,啊,啊,狗日的小寶啊,你干死嫂子了,不行了,嫂子死了!”姜小娥突然用手抓住龙小寶进出的東西,死活不敢讓它再动了。這要是再动下去,自己今天估計就得被捅死。姜小娥害怕了。

    “你剛才說的話是真心話不?”龙小寶肚皮起伏著,額頭上的汗珠子不斷的滴落到姜小娥的雪/白的背上。

    “嫂子剛才說的都是氣話,都不算數咧!以后你想啥時候日嫂子,嫂子都給你日咧!”姜小娥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再也興不起半點脾氣了。

    “這還差不

    多!”龙小寶臉上帶著笑,狠命的轉动著身子,然后拼命的往里頂。死死的頂著不放松,沒過一會,龙小寶就覺得脊梁骨一涼,隨即就趴在姜小娥的背上。兩人還紧紧的連在一起,在他們結合处,白白的粘稠狀的東西慢慢的流出,隨即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

    “小寶,你給俺說實話,今天上午你真的在果園里把馬小妮給骑了?”姜小娥缠繞著自己的頭發,細聲細氣的問。

    龙小寶一聽就惱了,鼻孔里冷哼一聲:“骑個毛咧!你說俺是那種人不是?”

    & 。nbsp; “俺看你就是那種人,看見漂亮的女人就邁不动步!你不是一見俺就對俺动手动腳的?”姜小娥扭頭白了龙小寶一眼,隨即一翻身變成仰躺在桌子上。碩大豐/滿的乃子往兩側優美的側滑著,越發顯得勾人。

    小寶離開姜小娥的身体,甩了幾下,把殘留物甩干凈,然后就提上裤子。“俺是沒打著狐貍,弄身臊,肯定是狗日的馬建国造謠咧,俺現在就找他算賬!”

    姜小娥見龙小寶真急了,她慌忙起身拉住他:“俺和你說笑咧!其實嫂子太在乎你了,嫂子離不開你了。盡管俺知道你遲早是要娶老婆生娃咧,可俺不想要那一天過早的來到。所以當俺聽說你骑了馬小妮后,嫂子就吃醋!”姜小娥說到這里,竟然哭了起來。

    “嫂子,你瞎想啥咧!俺就是娶老婆了照樣要你!”龙小寶把姜小娥搂在懷里,摸著她光溜溜的背,靈活的眼珠轉动著,眼里閃著一絲復雜的光芒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