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05章 騎了村長的閨女

    +

    馬小妮在被龙小寶好一頓腌H,這下可把馬小妮給氣壞了。她的小臉鐵青,身子直哆嗦:“龙小寶,俺的模樣哪里差了?你看俺哪里小了?”馬小妮說著說著眼淚就淌了下來,她的心里很委屈,龙小寶這個混蛋咋就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呢?難道他們兩人之間有了差距?馬小妮想不明白。“龙小寶,俺恨你,恨你一輩子!”馬小妮聲嘶力竭的叫喊著,隨即她捂著嘴,哭著往山下跑去。

    馬建国一見自己的寶貝閨女氣成這樣,他一跳多高:“龙小寶,你要是把俺閨女給氣出個好歹,咱倆沒完,你這村干事也別他娘的當了,給老子滾蛋!”

    “狗日的,你算哪根蔥哪頭蒜啊,你說擼了老子就擼了老子?要知道老子可是有后臺的人,你擼了老子,看宋縣長饒得了你?”情急之下,龙小寶把宋鵬程給搬了出來。果然,這一招很好使,馬建国仿佛點著的炮仗突然被澆上一桶水,立刻蔫了。他氣得眼前金星亂冒,好懸沒一頭栽在地上,用手狠狠的點指了下龙小寶。馬建国就匆匆忙忙的去攆他閨女馬小妮了。

    龙小寶看著馬小妮踉蹌的背影,心仿佛被一把刀剜一般,又仿佛打翻了雜貨鋪一般,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狗日的,恨俺一輩子,俺有這么招你可恨嗎?”龙小寶摸了摸鼻子,隨即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又沒搂著你睡,恨俺干鳥咧?”

    這下一來,龙小寶徹徹底底的斷了對馬小妮殘存的那一絲一厘的非分妄想來。他的心頭仿佛去掉了一塊巨石一般,無比的輕松。龙小寶又歇了一會,抽了一根煙,隨即咬著牙又打了兩壺農药,這下是徹底背不动了。眼瞅著天快晌午了,龙小寶沒吃早飯,肚子早就餓得咕嚕咕嚕的響了。正當他想下山回家吃飯的時候,龙老蔫拎著飯盒上了山。

    “干爹,你咋給俺送飯了?”龙小寶有些吃驚,趕紧迎了上去。

    “俺也不想送,這老胳膊老腿上一趟山骨頭架子就零散了,還不是你干娘催俺?”龙老蔫把飯盒打開,“喏,你干娘知道你今天干的是力氣活,特意給你狗日的做的紅燒排骨,趕紧吃,吃了好繼續給果樹喷药!”

    “干爹,今天干不动了!明天再干!”龙小寶一咧嘴,抓了一個饅頭啃了一口,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塊排骨,邊啃邊說。

    “瞧你狗日的熊樣,你老子當年和你一般大的時候,干活哪知道累,現在的年輕人啊,吃不了苦了!”龙老蔫知道自己干兒子是啥脾氣,瞅他這個樣子,確實累得夠嗆,下午再干估計是干不动了。于是他只 。得小聲嘟囔,“就是可惜了這紅燒排骨了!”龙小寶翻了翻白眼看了看龙老蔫,聽見裝作沒聽見,只顧低頭啃吃著紅燒排骨。

    吃完飯,龙小寶躺在小木屋里,尋思著剛才發生的事情。看這樣子,他是把馬建国這狗日的給徹底得罪了,得罪了村支書,以后想在村里混那可就有點不容易了。龙小寶嘆了口氣,隨即從鋪蓋地下又抽出他那本《周易算經》,掐指給自己算了一卦。卦象是大吉,官運亨通。龙小寶看了卦象后,頓時心又開朗了起來:“有縣長罩著俺,誰敢动俺試試?”

    睡了一個午覺,一睜眼已經下午三點多了。眼下太阳正毒,龙小寶躺在床上不想动彈。上午打药的時候,壓得兩個膀子酸疼。胳膊稍微一动就疼得厲害。正在這個時候,龙小寶突然感覺肚子一陣劇烈的疼痛。“不好,要鬧肚子咧!”龙小寶趕紧竄到果園里,強憋著用鐵锨在果樹地下挖了一個坑,隨即噼里啪啦的放起鞭炮來。拉過好多了。龙小寶又用鐵锨鏟上土把坑給蓋上,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龙小寶剛沒走幾步,突然又是感覺肚子一陣疼。又用鐵锨刨了個坑,蹲了半天,屙出一小點綠屎來。但肚子依然疼得厲害。看這樣子得下山去那點药吃吃了。龙小寶提上裤子,捂著肚子,朝著山下走去。

    剛走到村頭,迎面碰上幾個村民。這些村民一見龙小寶,立刻躲在一旁。龙小寶笑著和他們打招呼,他們也是裝作熱情的和龙小寶點頭。等龙小寶一過去,一個 。村民立刻指指點點的一轮開了:“你們知道嗎,聽說這狗日的上午在他果園子里把支書家的寶貝閨女馬小妮給睡了!”

    “真的假的?”

    “千真萬確,現在支書家馬小妮還哭鬧著呢,據說要尋死上吊咧!”

    “這狗日的膽子真肥啊,就他那大驢玩意骑一個黄花大閨女,沒捅死人家就算不錯了!”村民們議論紛紛說啥的都有。

    他們議論的聲音大了點,龙小寶的耳朵尖了點。這下正聽了個清清楚楚。龙小寶聽了,嘴角露出一絲不在乎的笑來:“嚇唬誰咧!女人老三套,一哭二鬧三上吊,老子沒做虧心事,怕你個球咧!”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