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04章 天生桃花運,從不缺女

    +

    龙小寶打完一壺药,累得像狗一樣呼哧呼哧的喘著氣。這一果園子果樹要是喷過來一遍药,最少也要十壺药。龙小寶把空药壺往地上一扔,隨即仰面朝天的躺下,伸展著四肢哀嘆道:“這種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看著天上漂浮的白云,云彩眼里有一只老鷹鉆上鉆下,時不時的發出嘹亮的鳴叫聲,龙小寶無比的羨慕。

    這個時候,將軍不知道從哪里鉆了出來。也許是好久沒看到主人了,將軍興奮得嗷嗷叫著,一躍而起就撲到龙小寶的懷里,大腦袋不斷的拱著,把龙小寶給拱得哈哈的笑個不停。

    “旺旺旺旺!”將軍突然停止打鬧,然后沖著果園子外邊吼叫著。

    “有人咧!”龙小寶剛想爬起來,就聽見果園子外邊傳來馬建国氣急敗壞的聲音,“狗日的龙小寶,你給老子滾出來!”

    龙小寶聽了一皺眉,這老家伙看來今天要來找事咧,一口一個老子的!按龙小寶素來的脾氣,就想立刻放狗咬了馬建国這狗日的,可轉念一想就是不看在他是支書的份上,也得看在他是馬小妮他親爹的份上。鬧得太僵了,面子上不好看。龙小寶就強忍住心里的不痛快,爬起來往果園子外邊走去。

    “馬叔,你咋來了?”龙小寶帶著將軍來到果園子外邊,一見馬建国的臉憋得仿佛缺氧一般,烏青烏青的,龙小寶心里就咯噔一聲,“自己沒招惹這狗日的啊!”

    “爹,你干啥咧?咱們回家吧!”正在這個時候,馬小妮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拽著馬建国的胳膊就往回拽。

    “你給我滾一邊去,這么大的姑娘了,沒臉沒臊的!”馬建国真急了,他一抬胳膊就把馬小妮給推翻在地。

    龙小寶一見,臉吧嗒的就沉了下來:“馬叔,你干啥咧?”隨即,龙小寶趕紧上前把馬小妮給攙了起來。

    “你放開俺閨女,要不然老子扇死你!”馬建国見龙小寶拽著自己閨女的胳膊,搂著自己閨女的腰,氣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憋死過去。他揚著巴掌上前就要扇龙小寶的耳光。

    龙小寶火氣立刻上來了,他眼珠子一瞪:“馬建国,別給你臉不要臉,你今天要是敢动老子一根指頭,俺就讓將軍啃了你的裤/裆,讓你學二蛋子!”

    將軍在一旁聽了龙小寶的話,立刻會意的弓起身子,滋著牙瞪著馬建国。準備隨時往他身上撲。馬建国一見那牛犢子大小的將軍這個架勢,嚇得往后趕紧退了幾步。他底氣不足的吼叫道:“龙小博啊,你電線桿上插鸡/毛,好大的膽撣子,大白天的敢勾搭俺閨女,俺跟你拼了!”馬建国說完,又想往龙小寶身上竄。

    “你狗日的把話說明白點,老子啥時候勾搭你閨女了?”龙小寶一聽也來氣了,他把馬小妮給甩到一邊,叉著腰瞪著眼珠子吵吵開了。

    “龙小寶,你咋和俺爹說話咧?”馬小妮在一旁見龙小寶吹胡子瞪眼,老子長老子短的,心里更是氣得慌。她心里想:“你個大傻蛋,哪有這樣和你未來的老丈人說話的?”

    “小妮啊,俺是再和你爹講理咧,俗話說抓賊抓贓,捉監捉雙,說話不能吐沫星子亂飛,放空炮,啥都得講個真憑實據咧!”龙小寶這一番話一說出口,馬建国干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最后,馬建国重重的一跺腳,撂下了一句狠話:“狗日的龙小寶,你給俺聽著,你這一輩子都別想打俺閨女的注意,全天下就是男人死絕了,俺也不會讓小妮嫁給你!”

    “爹,你瘋了,說得啥話啊,咋扯到這上邊來了!”馬小妮聽了臉一紅,急得直跺腳。

    “沒有最好!就你們那點鬼心眼,別在老子跟前玩!俺把話今天給你倆挑明,你倆一個是天上的天鵝,一個是地溝里蛤蟆,沒有這個可能!”馬建国窩在心里的話終于說了出來,他覺得無比的痛快。

    龙小寶一聽馬建国話的意思,頓時就明白了。他的火騰的一下也上來了:“馬建国,你狗日的別欺人太甚,有句古話叫莫欺少年窮,你就不怕等老子得勢了,你后悔去撞墻?”

    “俺呸,就你狗日的這個模樣,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算你當了国家主席,俺閨女一樣不嫁給你!”馬建国說得是斬釘截鐵,沒有一絲一毫的退讓。

    龙小寶是個血氣方剛的爺們,被馬建国這樣一說,他的脖筋蹦出多高:“馬建国,你放心,你把你閨女當個寶,可在俺眼里,屁都不是!要模樣沒模樣,乃子沒乃子,要腚沒腚的,還想當俺龙小寶的女人?你在看老子這個模一秒記住

    樣,天生桃花運,咱是個缺女人的人?”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