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01章 如花的馬小妮來了

    +

    李麻子現在仿佛死了爹娘一樣,臉拉得老長。見龙小寶問自己,他本不想搭理龙小寶,可礙于龙小寶眼下是村干事,是個能在支書和村長跟前說得上話的人。要是得罪這狗日的,弄不好遇到點事,他會給自己穿小鞋。出于這種考慮,李麻子強打起精神說:“本來俺還指望著認識的那個外科主治醫生幫幫忙咧,

    哪知道人家去省城學習了,忙沒幫上!”

    “哦!”龙小寶頓時明白是咋回事了,“李麻子想靠這件事討好村長王富貴,好讓王富貴給自己弄個生二胎的指標。”看這架勢,李麻子是沒戲了。

    “李大夫,二蛋子的那玩意接上去了嗎?”龙小寶最關心的是這事,按照他的思維理解,這玩意斷了,咋能接上去咧?

    “接上去了,不過,王富貴這狗日的徹底斷子絕孫了?”李麻子想想自己從縣醫院回家的時候,村長王富貴那爱理不理的眼神,就恨得牙根痒痒。

    “哦,家伙不管用了?”龙小寶一聽,眼睛睜得溜圓,恨不得耳朵豎起來聽。

    “不是不管用了,是二蛋子的那玩意牙根就不管用,主治的大夫說二蛋子的家伙是發育畸形,根本弄不成女人咧!”李麻子說完,突然直起了腰桿子,他心里暗自得意,“還不如老子呢,老子好歹也能弄进去搗一會,好歹也能弄大老婆的肚皮,盡管生出來的是個傻兒子,可那也是帶把的啊!”

    “啊!畸形?”龙小寶聽了沒憋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狗日的別吵吵,讓別人聽見了再掃到王富貴的耳朵眼里,他非弄死俺不可,俺答應要替他保密咧!”李麻子見龙小寶聲音大得仿佛過年放的二踢腳一樣,嚇得趕紧去捂龙小寶的嘴。

    龙小寶閃身躲開,一邊笑著一邊說:“你放心好了,俺絕對不傳出去!”

    “哎,白瞎荷花這么俊俏的娘們了,一輩子都開不了苞,可惜了,可惜了!”李麻子搖著腦袋,滿臉的可惜。

    “這可說不好,說不定人家荷花的身子早就破了呢?”龙小寶想想第一次弄荷花那床/單上流出來的血,心里暗自得意,“荷花的身子是給俺破了,狗日的饞死你!”

    “破了?就是破了,也是他狗日的用手搗破了!”李麻子冷哼一聲,隨即就匆匆的往家里走去。他憋了一肚子火,身子乏得很。得趕紧回家骑在姜小娥的身上瀉瀉火。

    “畸形?畸形!哈哈!”龙小寶笑得捂著肚子走了。“咦?眼皮子不跳了?”龙小寶沒走出幾步,就發現眼皮子回歸正常了。他這才放心了,剛才眼皮子跳就是指李麻子那一關咧,眼下躲了過去,自然是沒事了!龙小寶的心突然高興起來,他哼著自己改變小葷調朝著果園子走去。昨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再加上沒睡好,所以腦門子有點疼,龙小寶決定回去補個覺。

    到了果園子,龙小寶倒頭就睡。正當他睡得香甜時候,他被龙老蔫給拎著耳朵叫醒了。龙小寶滿臉的不爽,他正夢到把一個看不清面孔的娘們給摁倒在地上,那乃子和籃球一樣大,那大/腚比月亮還要圓,比磨盤還要打三圈。他正準備往里弄呢,就被他干爹給拎著耳朵給弄了起來。龙小寶真的生氣了。

    “干爹,你這是干啥咧?”龙小寶氣呼呼的一掀被子,露出了精壯的身子。

    “干啥咧?果樹該打药了!再不打药,都被蟲給敗壞完了!”龙老蔫見龙小寶這樣,心里的火也上來了。

    “啊!給果樹打药?”龙小寶嚇得一缩脖子。這打药可不是啥好活,上年因為給果樹打药,他的兩個膀子疼了足足半個月,“干爹,俺現在好歹也是村里的干部啊,哪里還能干農活咧?要不你打吧!”

    “你個狗日的,支書馬建国和村長王富貴他們還沒事就去地里干活咧!你綠豆大點的官,八仙桌上擺夜壺,你給老子裝啥酒壺?”龙老蔫把眼珠子一瞪,脱鞋就要揍龙小寶。龙小寶嚇得趕紧答應了。

    “今天你把這果園里的药給打了,明天還得給玉米地里上肥料呢!”龙老蔫抬頭看了看天,然后就出門了。

    龙小寶嘟嘟囔囔的爬起來,拿起放在小木屋里的喷药壺,又把殺蟲劑用一個水桶提著就出了門。距離果園子不遠的山坳里有一眼山泉,一年四季泉水不斷。龙小寶去那里是為了灌水配药。

    當他來到這眼泉旁邊,先把水桶扔在地上。從兜里掏出煙卷塞到了嘴里,啪嗒點著美美的抽了一口:“哎,自己本來是個當皇帝的命,為啥偏偏要遭這份洋罪,啥時候能擺脱出力的命啊!”

    正當龙小寶長吁短嘆的時候,猛然聽見背后有個清脆的聲音喊他:“龙小寶,你咋跑到這里了?俺在果園里找你一圈沒找到你!”

    “呀!小妮咋是你咧?”龙小寶一回頭,只見穿著粉色連衣裙的馬小妮俏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仿佛一朵剛開的花兒一般……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