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99章 泉眼里鉆來鉆去

    +

    還別說,龙小寶真被這狗日的傻缺貨將了一軍。龙小寶支支吾吾的不敢說,因為他怕李小富這狗日的嘴不嚴,要是傳出去,那可就有些麻煩了。姜小娥見自己的傻兒子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長嘆一聲低下了頭。她一邊切著蔥姜蒜,一邊暗自嘟囔:“俺的傻兒子啊,你小寶叔不但量過娘的深淺,還量了不止一次咧!”

    “這沒有,這女人的深淺可不能隨便量咧!”龙小寶訕訕的答道。

    “別說你不知道俺娘的深淺,就連俺爹都不知道俺娘有多深多淺!”李小富這傻貨打開話匣子沒個完。姜小娥在一旁聽了,羞得很不得找個地縫鉆进去。她重重的把菜刀往案板上一剁:“小富,你再胡說八道,看娘不用針縫上你的嘴!”

    “娘,俺說得是實話啊,你忘了,前幾天俺半夜起來放水,俺爹還骑在你身上說你就是個無底洞咧!”李小富一邊說著,一邊往后退。這狗日的剛才被他娘揍了一頓,眼下有了防備,準備一看事不對就尥蹶子。

    當著龙小寶的面,這個傻貨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姜小娥當真的羞鬧了,她把圍裙一解,剛準備去揍李小富。就見李小富兔子一般的跑到了院子里。

    “算了,嫂子,和孩子生啥氣?”龙小寶說完,就站起身來笑著對姜小娥說,“嫂子,李麻子量不出你的深淺來,今天晚上俺給你量!”龙小寶說完,趁著李小富竄到院子里看不清灶房里啥情況,他大著膽子把手伸进姜小娥的衣服里。逮住那兩團大乃子,用力的揉了起來。

    “小寶啊,你別這樣,嫂子一會被你揉得掂不动菜刀了!”姜小娥嘴上雖然說著,但卻沒有反抗,因為她感覺龙小寶的手帶著魔,摸一下想兩下,摸兩下想一輩子咧。

    “壞了,炒菜鍋起火了!”猛然間,姜小娥看到放著油的炒菜鍋冒出滾滾的黑煙,隨即冒出一片的火。

    “火候正好,看俺給你露一手!”龙小寶從姜小娥的衣服里抽出手,不慌不忙的做起紅燒蛇段來。很快就出鍋了。姜小娥提鼻子一聞,還真香:“小寶,沒想到你還有這手藝?”

    “這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看俺再給你露兩手!”龙小寶又炒了個花生米,隨即又炒了個蒜苗鸡蛋。花生米炒得焦香,鸡蛋炒得黄澄澄的,看著就有胃口。

    “娘,今天是不是過年啊,咋這么多好吃的!”當飯菜一擺上桌,李小富就猴急的竄了過來,看著這么多好吃的,饞得他的哈喇子直往下淌。

    龙小寶看著這一桌子的菜,有點可惜的撇了撇嘴:“嫂子,有酒沒?”

    “小小年紀,喝啥酒咧!身子骨還嫩著咧,別傷了身体!”姜小娥心疼的瞟了龙小寶 。一眼。

    “不礙事咧,就是想喝點酒!”龙小寶吧嗒吧嗒嘴。

    拗不過龙小寶,姜小娥沒辦法,只得讓李小富去把李麻子放在屋里的白酒給拿了出來。龙小寶接過酒看了看,這酒還不錯,好幾十塊呢。隨即他去灶房里拿了三個酒碗。然后都給倒上酒:“你們都陪俺喝點,一人喝酒是悶酒,三人喝酒才痛快!”龙小寶一仰脖子,就喝了一大口。隨即,他呲了下嘴,趕紧夹了一個蛇段塞进了嘴里:“真香啊!”

    “小富別喝了,他太小,嫂子陪你吧!”姜小娥沒喝過酒,她不忍掃小寶的興,于是也就閉著氣喝了一小口。

    “讓他喝吧,喝了睡覺才能睡得香!”龙小寶偷偷的在桌子下邊踩了下姜小娥的腳。

    姜小娥聽了龙小寶的話,先是瞪了他一眼,隨即就點著頭說:“小富,你也張大了,就陪你小寶叔多喝點!”

    李小富這傻貨的還以為酒和糖水一樣,一口就下去大半碗。隨即他眼珠子一翻,就趴在了桌子上嘟囔著:“這酒比尿還難喝,呸,呸,呸!”嘟囔了幾句,李小富就呼嚕呼嚕的睡著了。

    姜小娥沒辦法,只得伙同龙小寶把李小富給抬到了他的房間睡覺。兩人則繼續坐下吃飯。一開始姜小娥不敢吃這蛇段,后來架不住龙小寶勸。吃了一段后,覺得真的是美味。于是也就放開了大吃起來。

    “嫂子,來咱倆喝個交杯酒!”龙小寶突然勾住了姜小娥的手腕子,眼里多出了一些東西來,“嫂子啊,你要是沒過門,俺肯定娶你當老婆!”

    姜小娥聽得心里熱乎乎的,眼里有晶瑩的東西涌現:“瓜娃子,凈說傻話!人家雖然沒嫁給你當老婆,可和老婆有啥區別咧?嫂子啥都給你看了,啥都給你摸了,啥都給你弄了!你還不知足?”姜小娥伸出她的手腕子勾住了龙小寶的手,然后一仰脖子,就喝干了碗中的酒。

    龙小寶從來沒喝過這么多的酒,姜小娥更是如此。到最后結束的時候,龙小寶已經有些頭暈眼花了,而姜小娥則走路都走不穩當了。

    “嫂子,俺走不动了!”龙小寶扶著桌子站起來又隨即坐了下來,撥浪著腦瓜,頭疼得一跳一跳的。

    “走不动了,就在嫂子這里睡,嫂子的床大著咧!”姜小娥說完,踉踉蹌蹌的就撲到了床上。

    “嘿嘿,這樣子最好,俺能抱著嫂子一起睡咧!”龙小寶跌跌撞撞的走了過去,隨即壓在姜小娥的身上。

    “呀,俺的裤/衩咋不見了?”姜小娥醉意朦朧的摸了下,感覺下邊光/溜溜的。

    “呀,妈呀,救命啊,有蛇往俺身里鉆咧!”姜小娥突然覺得有一條大蛇鉆到了她的身体里,一动一动的發出噗嗤噗嗤得聲音。每一次动,都引得她那一眼泉咕嘟咕嘟的往外冒著水。

    “嫂子啊,不光蛇會鉆洞,俺也會鉆咧!”龙小寶一翻身壓在姜小娥的背上,扭动著腰在姜小娥的泉眼里鉆來鉆去……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