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98章 量過俺娘的深淺沒

    +

    龙小寶天生對這些東西擅長,他讓李小富先 。找了二根大鐵釘,又找了一個木板和一把小鐵錘。拎著一頭蛇,用一跟鐵釘咣當咣當的把這頭蛇給釘在了木板上,隨即用另一個鐵定輕輕的在蛇身上劃開一個小口,兩手熟練的拽著小口出露出來的蛇皮,用力的往下一撕,就見把一張完整的蛇皮給剝了下來。隨即用鐵釘劃破蛇的肚子,從里邊掏出來蛇的五臟六腑。另外一頭蛇也如法炮制。不大一會功夫,就全部收拾好了。

    姜小娥和李小富在一旁看得眼花繚亂。“小寶,這東西真有那么大補嗎?”姜小娥捂著腰皺著眉說,“最进老覺得腰酸!”

    “放心吧,嫂子,等你吃了就知道了!”龙小寶把蛇用刀剁成一截一截的,隨即又在清水里洗干凈。

    “小寶叔,你說吃了這玩意,這玩意能不能變得和你的一般大?”李小富也是滿眼的期待。

    “狗日的,這東西哪有那么神?你當是前年不遇的小老鱉呢?”龙小寶輕輕的扇了下李小富的后腦勺,有些得意的說,“俺這東西可是天生的!”

    李小富趁著龙小寶沒注意,嗖得一下抓了下龙小寶的裤/裆,隨即他捂著嘴滿臉的不相信,“小寶叔,都說你這東西是驢玩意,俺咋覺得比驢玩意的大多了!”

    “你個狗日的!”龙小寶覺得裤/裆被李小富這狗日的抓得生疼,一瞪眼,剛想發火。可看到姜小娥后,他又隨即嬉皮笑臉起來,“小富啊,俺這東西不光大而且還有勁著咧,能吊十斤東西咧!”

    李小富聽得滿臉的羨慕,隨即他吧嗒吧嗒嘴道:“小寶叔,你這東西再大也沒啥用处,不都一樣放水尿/尿嗎?”

    龙小寶一聽樂了,姜小娥在一旁聽得臉紅脖子粗的。“嫂子啊,這小富一天一天也大了,你該對他进行點普及教育了,別學二蛋子一樣,整日就知道瞎鸡吧骑女人!”

    姜小娥一聽臉更紅了,她嬌啐了一口:“小富啊,別聽你小寶叔瞎說,他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小富聽了,學知識的勁頭立刻冒了出來:“小寶叔,你給俺說說,這東西除了放水還有啥用处?”

    “啥用处?這東西專門量女人的深淺咧!”龙小寶說完故意的朝著姜小娥挺了幾下,搖了幾搖。嚇得姜小娥趕紧低頭鉆进灶房生火去了。

    龙小寶尾隨著进來,他準備今天露一手,來一個紅燒蛇段。李小富不死心的跟了過來,他瞪著眼珠子,撓著頭問:“小寶叔,這東西咋量女人的深淺咧?這女人還有深有淺咧?”

    “那可不是,這女人啊一個個都不一樣,有深有淺,不但能量深淺還能量寬窄咧!”龙小寶當著這一對母子,說話沒有絲毫的顧忌。一個傻兒子能知道個球咧?至于姜小娥,看她的脖子都紅了的樣子,就知道她此刻恐怕下邊已經發了大水了。

    李小富被龙小寶這么一說,頓時開了眼界。這狗日的有許多問題想不明白。他不知道如何用這東西去量女人的深淺,更不知道這個東西如何去量女人的寬窄。他想了半天,把腦瓜子都想破了,頭發都揪起來幾縷,但他始終想不明白。

    “小寶叔啊,這個問題太難了,比8加2等于幾還難咧!俺爹俺娘咋沒給俺說過?”李小富苦惱得坐在灶房的門檻上,十分的懊惱。

    “你個瓜娃子,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了!”龙小寶哈哈大笑起來,隨即他扭頭對姜小娥說,“嫂子,小富今年多大了?”

    “過了年就十五了!”姜小娥撩了撩額前的頭發,露出光潔的額頭。

    “嫂子啊,你該給小富說個媳婦了!等他娶了媳婦,你再教他如何量女人的深淺了!”龙小寶說完抱著肚子笑得蹲了下來。

    “你狗日的,別當著孩子的面說這不著四六的話,再說嫂子真撕你的嘴咧!”姜小娥見龙小寶憋著壞的教她的傻兒子,不由得有些惱了。

    “不對啊,小寶叔!”李小富一瞪眼珠子。

    “哪里不對了?”龙小寶一愣。

    “你也沒娶媳婦,你咋知道這玩意能量女人的深淺咧?”李小富突然一拍腦瓜子,有些得意的看著龙小寶。

    “狗日的,老子當然量過女人的深淺了!不但量過深淺,還量過寬窄咧!”龙小寶一聽,頭昂起來,仿佛一個打勝仗驕傲歸來的將軍一般。

    “小寶叔,凈吹牛,你量過俺娘的深淺沒?”李小富看了看正在灶臺忙活的姜小娥,脖子梗梗得仿佛一只不服輸的小公鸡……



澳洲快乐时时彩